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致我們的青春年華

一向以來是個不喜愛看青春感情小說的人,沒有理由,只是從心底裏生出的一種抗拒,亦或是正因覺得太虛假了吧,故事總是被編織得那麼完美,而現實卻把人消磨得如此狼狽。突然看起了一些文筆清新的故事,但是是一本《新概念作文》,偶爾欣賞其中唯美的語句,卻無法找到感動的理由與認同的勇氣。或許真的是正因我們在漸漸變得功利,變得現實,我們追求的似乎已經變成了滿足於自我的東西,物質、精神,亦或人。我們一點點忘卻了那些憧憬已久的感情,那些微妙的感覺,那些能夠一觸即發的激烈,猛然間竟有些悵然:我們怎樣了?

  開始有些想念那些遠去了的過往,在那個玉蘭花縈繞的院子裏,我們都做過多少與浪漫有關、與幸福相牽連的華美的夢。似乎還能聞到另一種沁人心脾的香,我固執地認為它是橘黃色的,我總是這樣,認為每種香味都有屬於它的顏色,然而,我亦不是一個敏感於色彩的人。現如今,那裏還跳躍著多少活力,還昂揚著多少青春,真好,高中校園仍然是純美的,那裏的孩子總是心懷夢想,那是一個總有那麼一盞燈照耀著的年華,連空氣裏都不自覺的飄浮著純美篇章。

  我總是固執的認為,只有年少的孩子更喜愛沒心沒肺地笑,正因唯有他們最是“沒頭沒腦”,笑不是為了別的,僅僅是為了想笑。此時此刻,無論你身處何地,若是你的一抬眼間,你會看到誰在真誠的微笑?其實,在我們的青春年華,單純一點有什麼不好?

PR

花又開了,葉又落了

花開在彼岸,葉落英國旅遊也在彼岸,本是同命連,生死難相見。
循環往復,終日不能惺惺相惜,空留決絕的纏綿,也不能倖免註定的劫難。
猶如天際之間,或聚或散的雲朵。
散時,晴空萬里,一聲霹靂斬斷所有來路,便無從相遇。
待聚時,卻驟雨密佈,遮住你濃我濃的深情,片片凋零,碎碎破裂,隨雨水一同落入塵世。
不知道,在天最開始的天涯或海角處,他們可曾相見?


層層疊疊的落寞,遊蕩購物商店在城市的某個角落,因明而來,因暗而去。
明時,不結果。暗時,不開花。
那紛飛的塵煙,仿佛是明與暗之間不可逾越的鴻溝,縱然粉身碎骨,萬劫不復,終將逃不過紅塵烙印的劫。
彼岸花開一次,便是一時,葉落一次,便是一刻。
時刻相惜,卻終年擦肩,為斑駁的回憶,篆刻生命的起起落落,淒淒慘慘戚戚。
不知道,在草長鶯飛的春暖鴨脷洲數學補習班或秋瑟時,他們可曾相見?

夢回一九九七

不知道是悲傷[/難過]還是快樂,這些年總是懷念那漂泊的日子,念久了便成了心結糾結[/委屈]著~有時一個人懷念那逝去的子,時不時的傻笑一番——我還記得呢?

那一年三四歲,孤獨是生活的一部分,烈日當頭,時常被鎖在屋子裏偷偷透過門縫觀看外面世界的鳥語花香,心裏總是嚮往著外面世界,但我知道我是不能越過那扇門的。一陣風呼呼刮過,自己便豎起耳朵聽風吹來的被啊聲音,是否有人在敲我家的門~~~九七年,鎮上還沒有電,煤油燈在黑暗的夜裏忽明忽暗。一條柏油路穿過家門口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路的盡頭被一山嶺遮住了視野。夜晚,路的盡頭那傳來一陣陣清遠的笛聲,嗚嗚然,是誰在揍一首長亭外,古道邊reenex好唔好?山的那一邊是什麼樣的景色,很渴望走那麼一遭,但我知道這也是不行的,一條悠長的柏油路,總會有那麼些人拄著拐杖一躍一跳艱難的走路著,媽媽會告誡我~:那些人那些人你要離他們,他們是專抓小孩子等等恐嚇我,於是看到那些殘疾人,我便躲得遠遠的~寂寞的山村靜得可怕,但我是一個人樂樂得自我~~

我並不是經常被鎖在屋裏,有時媽媽會吧我寄託在鄰居家裏,鄰居家們有十幾個孩子,父母都很少管教他們,他們就像人們所說的敗家子,所以三四的我就被他們帶著一起去偷東西,就沖著那紅彤彤的蘋果,,我也心甘當他們的幫兇了,每當穿過玉米地時,我們總會摘出幾包玉米在路上烤著吃;爬到山嶺上去偷摘別人的桃子,被主人看到了大吼一聲,接著我們便四處散逃,任由主人在屋上大罵~~那段日子好不愜意呀!

他們是喜歡陪我玩的,偷得的好吃東西不忘給我一份reenex hongkong,到時常也會告誡我不要偷東西,在危險的斷橋上不忘牽著我的小手,最危險的地方不允許我過去,只留下可憐巴巴的我看著他們在橋邊上蕩起雙腿,漫天飛舞的鞋子以最美的弧度飛過那段橋,良久,聽到一聲~砰的一聲,那是鞋子落地的聲音,我不會告訴他們說:我也想像那漫天飛舞的鞋子一樣,也想在空中自由的飛翔~否則他們會打我的~~

離別

後來,爸爸把我接入市里,那時候太小,不知道什麼叫離別,離開時好像要對他們說:哥走了,橋斷了,你們會忘記我吧?但我是不會那麼說的。接受到新事物,我會很高興的奔過去的,但不久我就後悔了。離開他們,我卻感到不安,很想念他們,後來有一天,終於有人在市里打聽到我,看到我一個人在工地上的小溪裏玩泥巴,他陪我玩了一會兒,送我一件白色的單衣,那衣服有點大,不怎麼適合我,是否是順手牽羊得來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還記得我,我不去問後來的他們怎麼樣了,只要求他陪我開心的玩那麼一會兒,良久,他說:阿澤該回去吃飯了。我有點事兒~接著又自顧的說:你居無定所,恐怕以後是找不到你了,你還很小,我怔了怔~恩,你走了我就回~~就這樣,看著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盡頭,從此哥們再也無法遇見…

新的開始

市里的生活並不像想像中那麼美好。我又重新開始了被禁閉的生活,有時雲淡風輕,我會爬上高樓的陽臺上眺望遠處那荒涼的地方,那兒有一所屋子,屋後一頭牛休閒的在風中吃草,四周綠樹成蔭,它似乎曾在記憶裏顯示過,然而又消失了,尋思著在哪里看過那風景呢?然而,回憶總在記憶時忘記了以至於每次登樓,都眺望那片荒野風景,也很想很想去那兒看看,到我知道這也是不能的~那幾乎成為一種欲望,那欲是那麼的美好reenex效果~

一九九七年,那是還沒有電視機,但廣場中還會有免費的電影,於是便隨波逐流,隨著人群一起去看,那時候並不懂得欣賞電影,人群陣陣大笑,自己卻溜了出來,漫無目的的看街上人來車往,佇立聽寺廟裏傳來陣陣悠長悠長的鐘聲,電臺裏播放著一首《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地想你…瞬即我便也消失在人潮裏~

一念癡,一念殤

人生有多少自我點綴的風景,成全了多少生命中的過客?又有多少人的久別重逢?最終成了物事人非昨?相逢如是,別離如是。

漫步風的流年,駐足一場如花美眷的盛宴,嫣然一笑間的傾城,烙印在誰的心裏?又碎在誰的心裏?

朝花夕拾,滿城天青色,等待誰能入我之夢?

回首朝時,若可,我願用一整個最美的年華,用盡掌心裏溫度交付,只為能換取時光的倒流,讓我回到最初的真摯。

那段時光,念,相思弦上,青梅竹馬,一起走過的校園,偷偷寫信給彼此日子;

念,一起牽手的青石板,彼此瞞著父母偷偷地約會;

念,總有一處陽臺上,有那麼一個身影,我知道,那是你守候在我來去路邊,只為多看我一眼;

念,太多的太多……多到不知不覺淚流滿面!

那段時光走來,到如今,我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誰錯了,一次一次的分開,我在別人身上尋找你的影子,越找越孤獨,越找心越倦,因為我知道,那都不是你。

若可,我多想讓我們回到簡單,只是簡單地牽手,冷了,寒了,只要簡單的日子,哪怕是清貧我也願意,只想簡單到白頭!

望著若大庭院,金碧輝煌的樓閣,卻是一道道讓人厭倦的深深重門,鎖著落落寡歡的影子,耳邊卻回蕩著你的一字一句……

你說:“你是我的罌粟花,那麼任性,你將毒素穿透我的命脈,讓我帶著苟延殘喘,深深刻下一道抹不去的痕。”

我說:“我只是平凡裏的一朵小野花,花開自然旖旎,只是渴望於原野,暢遊小小天地,若你懂我,該有多好。”

你說:“柔弱的你,卻有一顆絕然冰冷的心,還長滿了刺,總在午夜夢回時,讓我心痛到纏綿悱惻”。

我說:“我要求的很簡單,一屋,一桌,一個溫暖的小小家,而你卻不能,我坦然放下,不怪你。”。

你說:“你走了之後,我的世界從此空了,冷了……”

我默然。只是你永遠不知道,一朵花開的背後,用盡了所有的倔強,所有不可侵犯的自尊,只為與你抗衡到底。最終累了,累到強迫自己雲淡風輕。於是你的心慌了,我的心冷了,冷到萬籟聲息,那麼靜,遠了,從此遠了!

花絮一簾,莊生蝶夢,癡等花開為媒!多少煙雨重樓相聚,默然不語,終是嫣然一笑成淒美!

欲留的留不得,欲放的放不下,待山水行盡,不覺間,自己也只是個過客,唯留下夢裏桃花幾度紅!

獨自站在心的深秋裏,一岸,誰家燈火還在眷顧著某個路人?風拂來,薄衫下絲毫沒有涼透的知覺。夜深了,心底僅剩的一點溫情,也冰了。別離的,只想不帶一點溫度。走了多久了?忘了。

靈魂一處,唯有盛裝的驕傲,在寂寞裏獨自瘋狂。

韶光明媚,落花緊隨,漸逝。

夢依然在指尖蔥籠。多少個青天色等煙雨,濃了誰的江南一城羞澀?又寒了誰的一枕江南月夜?秋色濃時,薄涼暈染。初冬漫步,最終不過是落葉紛紛離去。

聞,陌上,春的氣息又來了,多少個日夜,用心為墨,輕輕勾勒你的輪廓,一筆一丹青,待胭脂雪皺上眉心時,與你,不過是回文錦中,空留一聲的歎息。

梨花帶雨胭脂洗,露華秋色總思卿。為你寫過的字,在時光裏,一疊一疊加深,那些愛意纏綿,用盡婉約,也藏不住一筆蕭瑟,又一頁一頁心雨濕透,盛開著寂寞的靈魂,獨舞一場場的花開花落。情至深時,無怨悔;情至深時,人孤獨……

如水良辰,還有多少可以驚豔的時光,尋覓暮春的傾城之約?桃花般的女子,薄涼的歲月,惹了一季相思煙雨,只是,只是人生的渡囗,一葉單薄的蘭舟,為誰裝扮了可心詩意的風景?風的嫁衣,搖曳不定。

一指深淺,將年華最美的故事,蹉跎成無言的靜默,孤傲的性子,落梅香息,在冰雪裏獨自清寧。一些心念,鎖在深淵的穀底,不言,不語,只得用筆尖描繪一生孤寂的心情!

如花美眷,算胭脂如雪,青衫幾許凝眸,微瀾處,煙雨鎖重樓,一夜鉛華洗盡!最恨多情,賦盡桃紅綠枊,落紅頻濕處,琉璃清夢,散作柳飛煙!一樽青梅煮酒,拈花一笑處,想清樽,縱醉一回,難消舊塵煙夢!

念前程,撫琴一曲,琴瑟獨弦,風月花落成塵。一闋新詞舊曲,賦成高山流水,誰共鳴?欲留一指青蔥,錦繡韶光,似水匆匆,空負一江春水!

若經年的一筆,只是一個感嘆號,那些所有的豐盈,就讓西風掃盡落葉吧,徹徹底底,狠狠地甩掉。

吹了一夜的風,為自己點一盞心燈,只想把所有的苦澀烘乾。天,冷了。心,倦了。街角的祝福,深了,遠了,一切別了。

期待一場甘霖

早春二月,太行山的人們,總在殷殷期待一場及時雨,讓穀物的種子在泥土裏開始綠色的行程,讓人們豐碩的希望始於綿延。
  在我的印象裏,人們對二月甘霖的期待,早已穿越時光的隧道,蛻變為一種歲月裏的鈣質了。“二月二刮大風,拾乾柴烙煎餅。無甘霖,難播種”一場場春風,搖曳著從冬眠即將蘇醒的樹木,也風乾了僅有的一點點潮濕。
  因乾旱,春來了許久,仍不見含苞的花蕾,也不見吐綠的樹芽。山川依然灰濛濛的沉寂,沒有一點春的靈動reenex hongkong
  對於乾旱,人們終將不勝天。那些善男信女們,帶上供品,一次次前往九龍廟去祈禱:降一場甘霖吧,讓五穀能播種。在虔誠期待中的人們,對天體平添了一抹敬畏之情。
  每每沙塵四起,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曾經壯觀的畫面:太行山的人們,組成一個個抗旱突擊隊,打著紅旗,千軍萬馬抗旱忙。
  到一兩公里外的地方挑水,一個小坑一杯水,將棉花、穀物的種子撒在杯水潤澤過的泥坑裏,就這樣由點到面的把種子撒滿大地。數日過去,由於缺水,部分種子難以發芽,還要從遠處挑水補苗,山裏的人們憑藉著一份勤勞和堅毅,終在極度乾旱的田野播下了一塊塊綠色的希望。後來,雖然大力興修水利,灌溉條件得以改善,但太行山“望天收”的環境仍無法得到根本的改變。每每春日,依然無法應播盡播reenex價錢
  去冬少雪,今春少雨,又是一個大旱之年。春分過去了許久,仍不見春色張揚。供沙河市一半人口用水的峽溝水庫,水位逐年下降,看管水庫的人說,今年蓄水最少。好在下游的鄉親們,家家戶戶有了水窖,飲用水已不成問題了。
  佇立在堤壩向西眺望,水面在峽谷的懷抱裏,彎彎曲曲的綿延於深處。淺水處已裸露出枯樹與紅色的山石。沿“壁掛公路”穿越幾公里的隧道,從視窗俯瞰水面,宛若一條綠色而狹窄的帶子,靜臥在懸崖峭壁縫隙的穀底。這裏的鄉親說,多年前,雨水豐沛的年份,在“壁掛公路”的邊沿,就幾乎可觸摸到水面,寬闊而清澈,庫水常年下泄,保證了一川人們的飲用和灌溉。
  輾轉到古村落王堖,置身於奶奶頂,俯瞰四周山川,一層層梯田,從山底壘砌到山頂,梯田,似乎一樣的長短,平鋪橫臥,那樣的安然,不被季節和旅人所驚擾。那大片大片的淺黃色的梯田,是剛剛春耕過的熟地;那些灰黑色的梯田,是沒有春耕的生地。此時的山川像極了寧夏的黃土高坡,粗狂而悲愴。走遍山川,很難找到一抹春色。在乾旱的春日裏,人們期待一場甘霖,孕育出一季春色。
  在殷殷期待春雨的早春裏,人們似乎多了一抹希望。南水北調竣工後,邢臺這座嚴重缺水的城市,每年將會享受到3.3億立方的長江水,飲用水環境將得到大的改善reenex好唔好
  只有在極度乾旱的季節,才會體味到“春雨貴如油”的滋味。甘霖不但能滋養山川,也會滋潤一個個期待甘霖的心田。

中國式的家庭理想

我頗以為《創世紀》中關於創造一節,應該從頭寫過。中國小說《紅樓夢》裏邊的才子是一個極富於感情的柔性男人,最喜和女人為伴,萬分崇拜他許多姊妹的美色,而常常自恨是個男人。他曾說,女人是水做的,而男人則是泥做的。其理由是:女人都是伶俐聰明,嬌媚可愛,而男人則都是愚蠢粗魯,面目可憎reenex

  如若《創世紀》的著作人換了賈寶玉,心地和他那麼明白,則《創世紀》必不是這樣寫法。上帝抓了一把泥土,捏成一個人形,從鼻孔吹一口氣進去,亞當就此造成。但是亞當漸漸燥裂,泥土松碎,一片片掉落下來。所以上帝又取了一些水和將進去,使泥土凝結。這種摻入亞當生命的水,就是夏娃。亞當的生命中非有這水不能完成。我以為婚姻的特別意義至少是如此。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土。水滲入泥土而使之成形,泥土盛了這水而使之有形質。水即流動生活於這當中而有了具體。     
    
  元朝名畫師趙孟頫,他的太太管夫人也是一位著名畫家,早已引用過這個泥土和水的譬喻。當夫妻倆都在中年的時候,孟兆頁對她的愛情似乎減退,想納一個妾。管夫人即作了下麵這一首小令,使她的丈夫看了非常感動,便取消納妾的念頭。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    
    
  把一塊泥,撚一個你,塑一個我。    
    
  將咱兩個,一齊打破,再撚一個你,再塑一個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中國的社會和生活都是組織於家庭制度基礎上的,乃是人所共知的事。這個制度決定並潤色整個中國式生活的模型。但這個對於家庭生活的理想是從何而來的呢?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人提出過。因為中國人都視為理所當然,而外國則自覺不夠資格去問這句話。把家庭制度做為一切社會和政治生活的基礎,大家都知道孔夫子曾給予一個哲學的根基。他非常的注重夫妻關係,認為是一切人類關係的根基,也注重孝順父母,每年祭掃祖墓,崇拜祖先,和設立祖先祠reenex。     
    
  中國的祖先崇拜,曾被某些著作家稱為一種宗教。我相信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中是很對的。至於它的非宗教方面就在於它的裏邊很少超自然的成分。它不涉及神怪,所以崇拜祖先不妨和信仰基督仙佛或回教神道同時並行。崇拜祖先所用的禮儀造成一種宗教的形式,非常自然而且合理。因為凡屬信念是不能沒有表現方式的。照這種情形而論,我以為對著一塊長約十五英寸的長方木牌表示尊意,其尊敬程度和英國把英王肖像印在郵票之上並沒有什麼高下。第一,中國人對於這種祖先之靈並不十分視同神道,而不過當他如在世的老長輩一般侍奉,他並不向他祈求福佑,也不求他治病,並不像普通的崇拜者和被崇拜之間的必有一種施必望報的情形;第二,這種崇拜儀式不過是藉以對已死的祖先表示敬意的典禮,不過借這一天使全家團聚一次,並紀念祖先對於這家庭所貽的世澤。這種儀式充其量不過如替長輩做一次小規模的生日,和平常替父母做壽,和美國的舉行母親節並沒有什麼分別。     
    
  基督教士不許中國信徒參加崇拜祖先的儀節,其惟一反對理由,是因為祭祖時大家都須跪地磕頭,認為這是違反十誡中的第一條。這是基督教士太缺乏諒解的表徵之一。中國人的膝蓋不若西方人的膝蓋那樣寶貴,中國人都向他們的皇帝、官府磕頭,新年都向在世的父母磕頭,被視為常事。所以中國人的膝彎較為易於柔曲,而跪在神主牌之前磕幾個頭,也不會使他即因而變為一個崇信異端的人。城市村鎮中的中國信徒即因此和一般的社團生活相隔絕,不能去參加大眾節日的歡聚,也不便捐助這些節日的戲份。所以中國的基督信徒是差不多和本族的人不相往來的。     
    
  這種對於一己的家庭的虔敬,和神秘性義務的感覺,有時確也能變成一種很深的宗教態度,例如十七世紀的儒者顏元在老年的時候,獨自出外,周曆天下,找尋他的哥哥。因為自己沒有兒子,所以希望尋到他的哥哥和一個侄子,以便傳宗接代。他是四川人,篤信儒宗,專事力行。他的哥哥失蹤已經多年,他忽然厭棄教讀生活,如奉神召一般的決計出外尋兄。他連哥哥的影蹤都不知道,盲目找尋,這是何等艱難的事情。況且這個時期正值明朝覆亡,全國混亂的時候,遍地伏莽,旅行極為危險。但他不顧一切,冒險前行,所到之處都貼下招紙,懸賞找尋。他走了一千餘裏的路程,經過中國北部數省。直到數年之後,他走過某處時,被他的侄子看見了他手中所拿傘柄上刻著的姓名,知道是他的叔父,方將他引導到自己家中。那時他的哥哥已死,但他的目的仍算達到,因為果然有一個侄子可繼香煙了。     
    
  孔子極為推崇孝道,其理由何在?沒有人能夠知道。據吳經熊博士在某篇論文所說,則是因為孔子乃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所以他的心理作用無非也和名歌《甜蜜的家庭》的作者其實從來沒有享過家庭幸福完全一樣。如若孔子幼時他的父親尚在,則他的父職概念便不至於會這樣的深刻遠到。再則如若他已成年,而他的父親尚在世,則結果恐怕更壞於此。因為,如此他即有機會可以看到他那父親的弱點,而會覺得力行純孝未必是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了。總之,他出世的時節,父親已經故世,並且不知道父親葬在哪里。他是一個私生子,他的母親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父親是誰。他的母親死後,他就將母親的遺體葬在“五父之衢”,這當中或者含一些故意亦未可知。後來居然有一個年老婦人將他父親的葬處告訴了他,於是他方將母親的靈柩遷去合葬reenex。     
    
  這一個巧妙的假說有怎樣的價值,我們不必苛求。但中國的文學中對於家庭理想的必須,確實舉出不少的理由。它是以一個人還不是一個單位,而只是家庭單位中的一分子為出發點。由“生活潮流”假說(這是我所題的名稱)所具的生活觀念為之支持,而由認力行天性為道德和政治的最後目標的哲理證之為正當。

どーでもイイ話題

さっそく目玉焼を作ったら、見事に焦げ付いてしまい、タワシで擦ったくらいでは剥がれなかったreenex



玄関でピンポーンとなったので出てみたら、バアサンに弁当を届ける配達人が立っていた。

昨日配達したのに手付かずだったから、決まりで老人が孤独死していないかの安全確認だった。



この前見た映画で悪人役のサミュエル・ジャクソンが言った台詞。

この頃の温暖化は地球が病気で熱を出して人間を殺そうとしているのだ。

地球にとって、人間なんか病原菌みたいなもんだからね。



昨日は自主的に禁酒した。

流石に正月を口実に飲み過ぎた。

毎日が正月なのにね。



今日はカミさんの誕生日。

マリメッコ?ロクシタン?アラビアdermes

他に何が好きだっけ?


昔付き合っていた業者の社長から年賀状が届いて是非電話番号を教えてくれと書いてあった。

前の会社を定年になってはや3年。

正直、メンドクサイと思った。

あの時の顔をまた演じなきゃならないのが面倒なのである。



超久しぶりのマクドナルドで100円のコーヒーなう。

確かに客数は少ないけど、この店は生き残ったのねdermes

雨歇後各安天涯

夜半初醒時,橘紅色的reenex柔光暈染了微濕的眼瞼,我固守著那場韶光傾負的盛宴,卻難以抵擋洶湧無情的流年,那些褪色的滄海和變遷的桑田,是否知道,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有一個手捧回憶的男人和他心底甜蜜傷人的情事,在時間的長河裏淪落,沉澱和等待……

即使花開已過,即使思念成海,即使你已遠走,在一個我無法觸及的未來,情深愛濃亦或繾綣反側,總會有我的愛,不溫不火,不驕不躁,最長情的告白。你來如朝霞,絢麗多彩,你去如落日,亦滿目芳菲,我在原地駐足徘徊,流連輾轉,只為守候那盞燭火,溫暖你腳下歸來的路,只為銘刻那一抹倩影,伴我孤寂獨行的旅途。相遇是虔誠的賭注,聚散離別時又有多少身不由己的痛楚,這場命定的結局,究竟是你付出了所有還是我輸了全部?

轉身回眸,雲煙過往又如何,前塵恩怨皆兩消,若有來生,依舊肯為你披荊斬棘,傾身相顧。願為比翼,白髮浴紅衣,願結連理,相約黃昏後。只要你還在,只要你肯來,我可以抵擋外界洶湧而來的刀山火海,卻害怕看見你背影決絕後的袖手旁觀,越在意,越奢求,越追逐,越痛苦,寧可為難自己,也捨不得委屈你。

漫漫紅塵,幾多坎坷,幾多相伴。一首扣動reenex心弦的老歌,一部觸動情懷的舊電影,一段刻骨銘心的往事,一個此生不渝的愛人,都不會埋沒在光陰的長河,只會隨著歲月的光輪延伸至身體的四肢百骸,指尖發尾,融進血脈,腐骨蝕心。多少次,午夜夢回已不復容顏,多少次,醉眼朦朧已海角天邊,多少次,執著相守卻註定放手,多少次,欣然相見卻早已相顧無言……

我就在這裏,安靜的存在,默默的等待,如果有一天,你身著疲憊,那麼,請讓我接納的你的滄桑,安撫你的靈魂,珍惜你的情感,擁有你無數個地久天長。如果有一天,你滿身榮耀,那麼,請允許我繼續靜謐的愛你,不會叨擾,不會打攪,不會告訴你那些我心心念念的天荒地老。

你安好,我自好。我是多麼希望你能快樂,雖然這快樂reenex不一定就是我給的。我是多麼的希望你能幸福,雖然幸福的時候不一定要在我身邊。春風夏雨,秋露冬雪,歲月交替,時光侵染,滿腹相思與你說,一開口,也只不過道安好,少執著,可憐三千煩惱獨自忍,終究怕你,傷感緬懷,今昔昨日俱以化成風,嗚咽了城池也吹冷了我的夢。

走的最快的,是最快樂的時光


總覺得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而痛苦是那麼的漫長。那麼,是什麼支持著我們一直走下去呢?一直走下去,肯定是因為心中有某個信念有某個堅持,所以才會朝著一個方向走下去,而沒有中途就放棄。那個支持著我們走下去的,是我們內心的信念,是我們最初的希望和最初的衷心。

dermes


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你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們總是朝著心裏想要的方向在變化著,按照心裏的意願,或多或少,或主動或被動的,都在變化著。那麼,你到底是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呢?一開始心裏浮現的一個答案怕就是有錢人,這大概是幾乎每個人都會想到的,因為有錢了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沒有物質上的顧慮,可以旅遊,可以購買貴重的名牌的東西,海味山珍可以吃,可以住最好的房子,可以……還有很多,總之,有錢了好處太多。但細細想一下,那樣的生活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嗎?整天在物質的世界裏穿梭,終日做數錢看錢的機器,很多人一輩子為了這個奮鬥,到最後也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或者說很多人活著就是活在錢裏。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現在沒有錢就什麼都做不了,吃飯要錢,穿衣服要錢,甚至是走路睡覺都要錢,但也不是因為這樣就視此為命跟子。我一直想要的都是,不需要太多錢,日常開銷有了,生活不需要奢侈,只要過得去,可以和自己愛的人偶爾出去看看這個世界,讓心靈走在路上,也就夠了。

ACCESS CONTROL
活得簡單一點,活得灑脫一點。不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不給生活太大的壓力,讓自己走的輕鬆一點。我也不會將生命的每一天都看做是最後一天那麼的沉重,只要珍惜現在珍惜所有,也就夠了。從小到大那麼多的夢想那麼多的想像,到底是哪一個從開始到最後一直持續著呢?到底哪一個是真的想要的,而不是因為一時熱血頭腦發熱就決定的呢?從小時候開始說夢想的時候,那心中的渴望就像天空中的鳥兒,到處飛翔著。漸漸的又收斂了一點,每一個夢想都要經過一定的思考,漸漸的不再是順口說出來的,而是選那個心裏覺得最光鮮的說出來,漸漸的又變了,變得不再如小時候的隨意,也不再是思考比較得到的了,而是根據我們內心的渴望判斷出夢想的由來,但很多時候我們卻往往都看的不那麼清晰,所以只能不斷的剔除那些不再心裏的。


Serviced apartment Hong Kong
到了現在,二十來歲的年紀,我們或許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但有些時候又不得不根據現實調整,徒歎理想豐滿而現實骨感,但無論如何,都不要讓現實占滿內心的空間,也應該留一個位置給心靈,留一片空間給自己。不像小時候那樣,說起夢想總是興高采烈滔滔不絕的,現在問夢想總是可以做到緘默不語。不是沒有夢想,只是很多人都將他藏匿在內心的深處,然不管做什麼也都會考慮到這片心靈的柔軟。

女人花都是珍貴的存在

每一朵女人花都有自己的花語,她們把花語寫在風裡,寫在水裡,寫在塵裡。女人花,或柔情,或貞烈、或傾國傾城,或寂寞一生余近卿,無論朝暮,無論哪一季,她們都期待著尋芳客的來臨,都渴望著憐花者的呵護。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一隅,畫裡畫外,風情依依,時時等待與溫暖相對,與旖旎相逢,刻刻等待著與知音一起觸摸時光的心跳,傾聽歲月的豐盈。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女人花,不管開在城市街坊,還是開在山野村林、開在廣袤沙漠,都應擁有風韻與內涵,擁有優雅與淡定,開出自己的特色,開出獨我的風采,不管誰來誰去,不管花開花謝,都要攜一絲禪意,將經年的流韻盡收眼底余近卿,讓過往的塵香入住心間,盡力讓自己“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女人之美,不應單單美在外觀,更應美在內心、美在內涵、美在修養、美在氣度。女人,應有入海寬闊的胸襟,應有輕風細雨的柔情。女人之美在於懂得,女人,應懂得寬容、懂得知足、懂得感恩,懂得慈悲。女人,要懂得不隨波逐流,不人云亦云,懂得“達亦不足貴,窮亦不足悲”,懂得把生活的風風雨雨都撩撥成繞指柔,把生命的百轉千回都書寫成雋永詩。

女人,可以是江南雨巷裡的丁香,可以是漫天飛絮的紅棉,可以是戈壁灘上的依米,可以是天山峭壁上的雪蓮。女人可以是柔情的水,可以是俊秀的山余近卿,可以是變幻的風,可以是飄逸的雲。她們,一路編織著幽夢,一路搖曳著萬般風情,她們凝情於指尖,撥弄著季風的琴弦,幽悠訴說著如煙世事。天地間,因了女人花的開放,豔素各異,花香浮動,這世界才精彩紛呈,風光無限。女人,永遠是人世間最靚麗的風景線,哪裡有女人,哪裡就有浪漫風情;哪裡有女人,那裡就有歡歌笑語;哪裡有女人,哪裡就有花香四溢。

流溢的火光

我那麼清楚你喜歡誰,但是我看見你和她在倩影雙雙時,好疼。朋友告訴我這是吃醋呢,是嗎,吃醋是有嫉妒的成分的,我不嫉妒,但是好疼。我不想讓你喜歡我,激光脫毛因為人們總想著他們未得到的東西,你要是喜歡我,我心裡不會有你了。

不想看見你和她在一起時你眼裡和她眼裡,可我就是無法移開視線,不想聽見你和她的脈脈私語,可我就是聽得比誰都真切。4年,你喜歡了她4年,我以為你日久了會放棄追尋她,可我錯了。我明白,你喜歡她就像我喜歡你一樣。hong kong serviced apartment harbour view


我沒有勇氣為你們送上掌聲,兩情相悅一對璧人,我是不是錯了?曾經的我多麼幼稚,以為喜歡一個人永遠是值得快樂的,我現在喜歡你,可我不快樂,為什麼呢。如果說我的悲傷是因為失去你,那我便會高興吧,因為那是我得到過你的唯一證據。以前總聽到:得不到,放不下。於是,選擇順其自然,這是多麼無耐啊。

聽到過這樣的話:我愛你,你沒理我,去愛另一個人,這樣沒什麼不好,如此下去,愛可連城。太可愛了,聽到這樣的話,輕鬆了許多,當然,這只是暫時的。

更多的是惆悵,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

春日的陽光再明媚,也透不過我心中的陰霾。

那幾日,我幾乎隨時都能倒地不起,只有我自己知道,印傭公司我有多清醒,或是沉淪。天下之大,我找不到你,這天下對於我們所處的宇宙來說,又是那麼渺小,可我為何還是找不到你呢?等於不等,也許不是我能抉擇,但是找與不找,一定有我選擇。

那些整天傷春悲秋.戚戚感傷的人多不長壽,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有些病,該治,我也知道怎麼治,可我不忍心去治。你永遠是我心裡的一道傷,治不好啊,就不治嘍,光陰若不能癒合,請你陪伴我嘍。

謝謝你,曾經站在那兒,不偏不倚地讓我喜歡上了你。

愛情被阻隔

習慣了每個夜靜的晚上聽你說話,聽你喘息的聲音。可現在沒有了,什麼也沒有了,什麼也聽不到了。這段日子,我感受不到你我那昔時的激情了,也不知是誰累了,或許是時間太疲憊。

也許時間的久遠真的會讓你我之脫髮成因間的感情慢慢磨滅,我祈求上天,那遺忘的時刻來得早些。那樣你我都不會再傷心與難過。

昨晚我哭了。我受不了我最心愛的你在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別人的新娘。我真的無法逃避我的心。你知道麼。

今天,我決定放棄所有對你的愛,對你的所有。不再對你關心,不再對你述說情話,不再把我的心給你,不再借我的肩膀dermes 激光脫毛給你,不決定把你從我心裡、腦裡、魂魄裡一一趕走,因為只有這樣,或許一切才會恢復得像往日一樣的平靜。

(三)

夜深人靜,閉上了雙眼,心裡總是在想你。這種想念不是心煩意亂的想,而

是在知名與不知名的概念中想你。

愛你那麼深,想你那麼久,明知道沒有結果,卻依舊那樣堅持。這種堅持

是為了什麼回報,只為簡單的愛你。

滾滾紅塵山盟海誓愛,都已腦退化經永遠永遠的停留在你我彼此那麼多情的心間。唯想多關懷你的生活卻依舊找不到腳步,那麼地希望你能怪我,可是又不忍心將你沉醉。不知道你我這份沒有結果的愛會如何繼續,更不知道它將如何生存。

總是在多次的責怪自己,沒有任何的能力與手段將你永遠的抱入懷中。

仰天長歎悲感泯心間,低俯愁怒不能潰當空;

鷹拍長空雄擊萬里洲,龍騰九天苦奈鳳不舞。

(四)

在古老的守舊中,你我之間的。只能獨自陶醉,卻不能攜手享受。

思念的深處,停留著我永遠牽掛,牽掛的祝福中又帶著一絲戀人的孤獨。

音樂的情調,讓我沉默,沉默在想你的那遙遠的愛戀。

收起心來,關起門;鎖起心房,關起窗。我等你一起回來,一起完成我倆那份永恆的愛情。

在那2006年10月15日的那多愁的午間,你我通話的最後一刻;在那2006年10月16日的那深情的清晨,一切都已停留。

等你回來,我將重新釋放對你的愛。

想你在心裡深處,見你在天涯的另一個角落,突然的斷開,心中的夢境又一次被擊碎。

恰似近距離的對話,讓人可望不可及,讓我想撫摸你秀髮的觸感變得好似玄幻一般。

沒有你在身邊,不習慣。除了想你,還是想你。

距離的美感,讓時間增添了幾分色彩;單調的愛戀,也被它裝扮的好入美麗的新娘。

今夜,格外想你,我的親愛的戀人。

在現實世界中

事情總有正反兩鑽石能量水 騙局面:追得你太迫切了,你覺得負擔重;追得不緊了,又覺得不夠熱烈。溫柔的人有時會顯得懦弱,剛強了又近乎專制。幻想多了未免不切實際,能幹的管家太太又覺得俗氣。只有長處沒有短處的人在哪兒呢?世界上究竟有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或事物呢?撫躬自問,自己又完美到什麼程度呢?這一類的問題想必你考慮過不止一次。我覺得最主要的還是本質的善良,天性*的溫厚,開闊的胸襟。有了這三樣,其他都可以逐漸培養;而且有了這三樣,將來即使遇到大大小小的風波也不致變成悲劇。

  做藝術家的妻子比做任何人的妻子都難;你要不預先明白這一點,即使你知道“責人太嚴,責己太寬”,也不容易學會明哲、體貼、容忍。只要能代你解決生活瑣事,同時對你的事業感到興趣就行,對學問的鑽石能量水 騙局鑽研等等暫時不必期望過奢,還得看你們婚後的生活如何。眼前雙方先學習相互的尊重、諒解、寬容。

  對方把你作為她整個的世界固然很危險,但也很寶貴!你既已發覺,一定會慢慢點醒她;最好旁敲側擊而勿正面提出,還要使她感到那是為了維護她的人格獨立,擴大她的世界觀。倘若你已經想到奧裡維的故事,不妨就把那部書叫她細讀一兩遍,特別要她注意那一段插曲。像雅葛麗納那樣只知道love,love,love!的人只是童話中人物,在現實世界中非但得不到love,連日子都會過不下去,因為她除了lo旅遊公司ve一無所知,一無所有,一無所愛。

  這樣狹窄的天地哪像一個天地!這樣片面的人生觀哪會得到幸福!無論男女,只有把興趣集中在事業上,學問上,藝術上,儘量拋開渺小的自我,才有快活的可能,才覺得活得有意義。

  未經世事的少女往往會存一個荒誕的夢想,以為戀愛時期的感情的高|潮也能在婚後維持下去。這是違反自然規律的妄想。古語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又有一句話說,“夫婦相敬如賓”。可見,只有平靜、含蓄、溫和的感情方能持久;另外一句的意思是說,夫婦到後來完全是一種知己朋友的關係,也即是我們所謂的終身伴侶。未婚之前雙方能深切領會到這一點,就為將來打定了最可靠的基礎,免除了多少不必要的誤會與痛苦。

在現實世界中

事情總有正反兩面:追得你太迫切了,你覺得負擔重;追得不緊了,又覺得不夠熱烈。溫柔的人有時會顯得懦弱,剛強了又近乎專制。幻想多了未免不切實際,能幹的管家太太又覺得俗氣。只有長處沒有短處的人在哪兒呢?世界上究竟有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或事物呢?撫躬自問,自己又完美到什麼程度呢?這一類的問題想必你考慮過不止一次。我覺得最主要的還是本質的善良,天性*的溫厚,開闊的胸襟。有了這三樣,其他都可以逐漸培養;而且有了這三樣,將來即使遇到大大小小的風波也不致變成悲劇。

  做藝術家的妻子比做任何人的妻子都難;你要不預先明白這一點,即使你知道“責人太嚴,責己太寬”,也不容易學會明哲、體貼、容忍。只要能代你解決生活瑣事,同時對你的事業感到興趣就行,對學問的鑽研等等暫時不必期望過奢,還得看你們婚後的生活如何。眼前雙方先學習相互的尊重、諒解、寬容。

  對方把你作為她整個的世界固然很危險,但也很寶貴!你既已發覺,一定會慢慢點醒她;最好旁敲側擊而勿正面提出,還要使她感到那是為了維護她的人格獨立,擴大她的世界觀。倘若你已經想到奧裡維的故事,不妨就把那部書叫她細讀一兩遍,特別要她注意那一段插曲。像雅葛麗納那樣只知道love,love,love!的人只是童話中人物,非但得不到love,連日子都會過不下去,因為她除了love一無所知,一無所有,一無所愛。

  這樣狹窄的天地哪像一個天地!這樣片面的人生觀哪會得到幸福!無論男女,只有把興趣集中在事業上,學問上,藝術上,儘量拋開渺小的自我,才有快活的可能,才覺得活得有意義。

  未經世事的少女往往會存一個荒誕的夢想,以為戀愛時期的感情的高|潮也能在婚後維持下去。這是違反自然規律的妄想。古語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又有一句話說,“夫婦相敬如賓”。可見,只有平靜、含蓄、溫和的感情方能持久;另外一句的意思是說,夫婦到後來完全是一種知己朋友的關係,也即是我們所謂的終身伴侶。未婚之前雙方能深切領會到這一點,就為將來打定了最可靠的基礎,免除了多少不必要的誤會與痛苦。

我們曾經的誓言

一個人,幻想著你的體貼,與寂寞偎依。

你用一句簡單的道歉敷衍的離去

衝破了我心中黑通渠佬暗的堤壩淹沒了我的夢

你灌醉了我的思緒,

讓我的淚化作一陣相思雨

你靜靜的離去

掏空了我內心的癡情來逃避你對我說過的永遠。

你送給我的圍dermes脖上,那沉醉的清香,像雨中寂寥的音符,飄渺,恍惚

我一個人,任由大雨淋濕我受傷的心靈,

混亂的思緒中混雜著我失望的眼淚

原來,,到最後,卻向悲傷傾斜。

你給我的回憶,你嫵媚的睫毛,這虛假的一切已讓我無處可逃。

時間默默的流失,而如今到底是誰在享受著你的愛

我以為我能忘記你,但為什麼心痛的感覺卻仍在加倍。

可不可以不要在折磨我,就讓我一個人孤獨的在雨中哭泣

這真真假假的愛情我真的已無力繼續。

徹夜雨下,眼淚的重疊已將我漸漸逼向脆弱。

悲愴的大雨在紅塵中漫天飛舞

淋濕了大地,淋濕了身體,淋濕了我們曾經的誓言。

沒有了你的世界,我還能再去愛誰?

我已無能為力,任憑傷悲,侵襲,掠奪,將我毀滅

也許,這是我唯一的解脫

也許在這悲傷的大雨中,我才能體會到,另一種美麗。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