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在現實世界中

事情總有正反兩面:追得你太迫切了,你覺得負擔重;追得不緊了,又覺得不夠熱烈。溫柔的人有時會顯得懦弱,剛強了又近乎專制。幻想多了未免不切實際,能幹的管家太太又覺得俗氣。只有長處沒有短處的人在哪兒呢?世界上究竟有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或事物呢?撫躬自問,自己又完美到什麼程度呢?這一類的問題想必你考慮過不止一次。我覺得最主要的還是本質的善良,天性*的溫厚,開闊的胸襟。有了這三樣,其他都可以逐漸培養;而且有了這三樣,將來即使遇到大大小小的風波也不致變成悲劇。

  做藝術家的妻子比做任何人的妻子都難;你要不預先明白這一點,即使你知道“責人太嚴,責己太寬”,也不容易學會明哲、體貼、容忍。只要能代你解決生活瑣事,同時對你的事業感到興趣就行,對學問的鑽研等等暫時不必期望過奢,還得看你們婚後的生活如何。眼前雙方先學習相互的尊重、諒解、寬容。

  對方把你作為她整個的世界固然很危險,但也很寶貴!你既已發覺,一定會慢慢點醒她;最好旁敲側擊而勿正面提出,還要使她感到那是為了維護她的人格獨立,擴大她的世界觀。倘若你已經想到奧裡維的故事,不妨就把那部書叫她細讀一兩遍,特別要她注意那一段插曲。像雅葛麗納那樣只知道love,love,love!的人只是童話中人物,非但得不到love,連日子都會過不下去,因為她除了love一無所知,一無所有,一無所愛。

  這樣狹窄的天地哪像一個天地!這樣片面的人生觀哪會得到幸福!無論男女,只有把興趣集中在事業上,學問上,藝術上,儘量拋開渺小的自我,才有快活的可能,才覺得活得有意義。

  未經世事的少女往往會存一個荒誕的夢想,以為戀愛時期的感情的高|潮也能在婚後維持下去。這是違反自然規律的妄想。古語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又有一句話說,“夫婦相敬如賓”。可見,只有平靜、含蓄、溫和的感情方能持久;另外一句的意思是說,夫婦到後來完全是一種知己朋友的關係,也即是我們所謂的終身伴侶。未婚之前雙方能深切領會到這一點,就為將來打定了最可靠的基礎,免除了多少不必要的誤會與痛苦。

PR

我們曾經的誓言

一個人,幻想著你的體貼,與寂寞偎依。

你用一句簡單的道歉敷衍的離去

衝破了我心中黑通渠佬暗的堤壩淹沒了我的夢

你灌醉了我的思緒,

讓我的淚化作一陣相思雨

你靜靜的離去

掏空了我內心的癡情來逃避你對我說過的永遠。

你送給我的圍dermes脖上,那沉醉的清香,像雨中寂寥的音符,飄渺,恍惚

我一個人,任由大雨淋濕我受傷的心靈,

混亂的思緒中混雜著我失望的眼淚

原來,,到最後,卻向悲傷傾斜。

你給我的回憶,你嫵媚的睫毛,這虛假的一切已讓我無處可逃。

時間默默的流失,而如今到底是誰在享受著你的愛

我以為我能忘記你,但為什麼心痛的感覺卻仍在加倍。

可不可以不要在折磨我,就讓我一個人孤獨的在雨中哭泣

這真真假假的愛情我真的已無力繼續。

徹夜雨下,眼淚的重疊已將我漸漸逼向脆弱。

悲愴的大雨在紅塵中漫天飛舞

淋濕了大地,淋濕了身體,淋濕了我們曾經的誓言。

沒有了你的世界,我還能再去愛誰?

我已無能為力,任憑傷悲,侵襲,掠奪,將我毀滅

也許,這是我唯一的解脫

也許在這悲傷的大雨中,我才能體會到,另一種美麗。

想掙脫比愛都難

想當初,那些美好的回憶,就象我作給你的一首首小詩,那是我對你純真的記憶。也許,這在你的心中,只不過dermes是一個逗號,而對於我來說,那是我至真至誠的愛,是我歇斯底裏對你的思念和眷戀。多少個那樣的日子,我都是在怯懦中錯過的,每次回想起時,就象針紮似的我心一陣陣劇痛。其實,你不是不愛我,而是我沒有愛你的勇氣。我清楚的記得,有多少次,你要對我現出你的一切,而我就是沒有勇氣突破那種樊籬,我在愛的忍耐中錯過了那美麗的時機。我很清楚的知道,每次都是在你最亢奮詩琳黑店的時候,我給你的愛降下了冰點。你不好意思直接流露,而我在你很沮喪很落魄的眼神裏,洞察出你失落的感觸。

其實,愛是需要勇通渠氣的。而我卻就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萎縮了,不敢向前了。我是不忍心對你那樣,因為你的清純美麗我不想染指,怕在那魯莽的沖動中種下不可挽回的傷害。你當時是那麼的需要我,就象我是你唯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你無所顧忌,你沒有羞怯之意,是那麼的義無反顧的投入。而我卻不能那樣,我要對你負責。我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我不能在魯莽中種下不可膩補的禍患。我要終守住愛的諾言,不要草率行事,我要給你最至真至誠的愛,叫你在美麗的愛中,得到美麗的給予。

你可曾記得,在那個邂逅的夜晚。我們倆愛得是那麼的甜蜜,也可以說是如膠似漆,簡直我就象摟抱著一個美麗的仙女,我在靜心的徜徉,激蕩。所有的美麗都象被我包圍,我象在美麗香飄的世界裏暢遊,徘徊。我看到你那溫順乖巧的模樣,閉眼朦朧的懷想。你在全身心的投入,在你輕喘的呼吸聲中,我愛的手在你身上遊走,你呼吸緊張,象急不可耐,在隨著我的摸撫,你的肢體漸漸打開,你那柔軟的乳房,在我的揉弄下,你發出輕喘的叫聲,那是愛暖融融的呼喚,那是愛亢奮達到的至高點。你簡直進入到最美麗的亢奮的世界裏,你在等待我的揉入,你在等待我的愛。可是就在這最美麗最關鍵的時候,我的大腦就象被愛截流,一下在最亢奮中清醒過來,想到了那一切的後果,和你以後痛苦的煎熬,就一下停止了我的再生動作,停在最敏感愛的周圍。你一下也象在亢奮中清醒過來,羞怯的掩起你那美麗。我從那亢奮的激越中回來,看到面前如花似玉美麗的你,真的後悔不該停止,也可恨自己的怯懦,可是我不能那樣,我要做一個正人君子,我不做愛的小人。我不能那樣不負責任的為你,我要你真心的愛。

所以多少美麗這樣的時刻,我都是在負責任中收起。你每次都是給了我愛的暗示,但我不能那樣去做,我要為你負責,我不能那樣自私。因為你的愛是美麗的,我不能在我莽撞中把你玷汙。你是真心喜歡我的,要不你不能那樣對我。從那一刻,我就感觸到你的愛,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財富,我要牢牢的記在心裏,刻在我愛的心中。

現如今,已經過去能有十多年了。我們還是那樣的癡心想念。但那每一個段落和每一個片段,都留下了我的遺憾。但我沒有感到孤單,因為我的心中有你,那是不變的誓言。你給我留下最美麗的一盞,就象那鮮豔的玫瑰花,永遠開在我的心間,是那麼的永開不敗。

盛年不再


站在歲月的渡口回眸。時光如一條小船,顛波在人生長河裏,一路過青山,青山笑我,泊煙村,炊煙見我。有許多擦肩,許多邂逅,愛過的、恨過的、怨過的、傷過的,醒過之後,又星夜前行,急匆匆趕往下一站。生怕錯過預留的風景。一路的風景看多了,已記錄在案,有些善緣驚散了,已銘刻在心。

最初,人生是一泓小溪,涓涓不知是從何處而來,迢迢又走向何方。沒有精心的設計,沒有華麗的開場。帷幕拉開,如一首輕音樂,指尖輕輕一觸,舒緩悠揚,是誰的低吟婉轉,夜鶯的淺唱也不過如此。背景是少年燈火,寧靜山村,兩二顆疏星青山前。柔柔的音樂從遠處飄來,似散還聚,若有似無,心曲只為靈犀而歌。少年在燈下,一筆一畫簡單地勾勒一個夢,一個人花開一季,為誰廝守。

是誰的魅力,牽引少年心思翩翩。借文字開花,字字生香。在斷章殘句裏設計各種場景,不斷地修改,或華麗、或淡然,期待你最美的出場。那夜,風吹開花朵,音樂沾了花開的香氣,有月光引路,奔向青山翠嶺,奔向縱橫阡陌,赴你的約。

帶著這份心情,推開虛掩的門,走向紅塵深處。徜徉一個又一個黃昏,涉過一個又一個水央。季節來了,花會盛開。春夜星月疊影,草蟲呢喃,你站在少年必經的路口,那株桃花已是千紅百媚,卻少了你的淡雅。你閑靜如梨,幽幽地綻放,紅繩結發梢,素袖隨風舞,你的溶溶月色入了少年夢,從此再未逃出過。

那些日子裏,任何筆墨難以描繪。少年牽著你的手,守在夜未央,守在花前月下,你儂我儂。傾聽花開的聲音,想像細小的花蕊,在風中怎樣的顫慄,花瓣又如何一片片輕啟,那些微疼,無法用言語形容。直到多年後,少年一聽落花的聲音,淡淡陳舊的傷痕,飄醒深心。那一朵朵花絮,看著它,慢慢地下墜,滴落塵埃,再多的柔情也留不住,心,難逃刻骨的疼痛。

相守的日子,庭前修籬侍菊,燈下脈脈對弈,不需傾訴,一個眼神,洩露彼此的需要。幸福總是如煙花一般,暫態的綻放,爾後隨風而散。曾經的諾言,執子之手,一站到底,在時光面前一敗再敗。人們都有不得已的理由與藉口,無法守住天長地久,無法兌現朝朝暮暮。紅塵的愛,大抵就這麼匆匆而過。

站在惜別的渡口,夕陽一頭低沉,交出你的倩影,塗上一抹緋色的暖陽,讓少年溫暖於心,存下一份感動,欠下你一程山水。命運讓你與少年背對背的別離,還會有重逢的一天麼?你害怕一轉身的回眸,少年的背影漸行漸沒。拚盡剩下的勇氣,只顧低著頭往回走,那顆滑落至腮邊的淚,濡濕相思。從此躲藏一個清淨的角落,看少年流年浮影飄過。

前方的路有些綢繆,黃昏裏飛翔的鳥兒,它的輕盈與自由,足以讓少年傾慕,更渴望張望地平線以外的風景。一路跋涉,剪下歲月的輕紅,夾在詩箋的扉頁,簽上你的名字,留作寂寞的讀資。當你的背影與往事一樣拉開距離,少年終於明白,世間有一種情緒,叫黯然消魂。

收帆泊舟,紅燈渡口,不缺美好的相遇,擦肩的、邂逅的,都不是少年想像的樣子。沒有人如你,一句話就能說中少年的心事,每個人的淺笑有那麼一種疏離。倦宿在一卒城裏,韶華相負,滿心繾綣,寂寞吹斷,悲歌離愁。幾回裏,卷簾推窗,風來,卻沒有你。

朝霞而有感,見日而生淚

這麼些年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了,你開始在我的世界裏變成了一個記憶的符號,失去真實的面目。只能在夜裏開始不停的追憶那份失去的愛情,為了能夠更加真誠地接近那份記憶,我開始恨霞紅於天,我開始怕光,慢慢開始變得遇日而傷,遇夜而喜。

本不想執著於此,然萬般無奈無法逝去那份刻骨銘心的愛。一年在時間長河中很短,一天在歲月日子了很渺小,一小時在人生旅程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然而曾經有那麼一秒鐘卻成了我記憶中難逝傷痕,無論用去八小時、八天、八年,每每夜靜的時候,觸動著那一秒的記憶時,還是會黯然神傷。
夜下,伴著有你在的記憶,總是每每不能早睡,想著想著開始清醒,開始覺得你我依舊那麼親近。然而現實讓我無法去追求那份真實而虛渺的東西。

有一種感覺在日下,你會發現很難受,就是相忘而不相忘,然而面對現實你只有把那份記憶放在孤寂的心靈深處,還要打起十萬分精神面對新的一天開始,諸如此比,只有黯然神傷,獨自流淚。
記憶不可怕,然而伴著情愫的記憶在現實的生活中確實最可怕,揮之不去,逝之又來。夜裏對這樣的境遇,有享受有難過;白天對這般朦朧記憶只有萬分厭惡。

面對朝霞滿天的時候,萬物復蘇,唯獨我不醒。都說朝霞塗滿大地的時候很漂亮,很動人,是她給了萬物生命。然而這樣的 哲理只有在曾經難以抹去的記憶中是一個真理。

往事不堪回首,面對現實還需努力。日下辛酸徒行,唯有自己。言語萬千,只能追憶過去,淚痕面滿只有心痛,伊人不知,情何以堪。現實無情,真情難逝,記憶中的你我只是過眼雲煙,或許真能隨著時間的流逝和消失殆盡。

每每拿出電話開始撥打,又一次次告訴自己,那終究是記憶,好了吧,放下吧,不要去打擾別人的生活,就把那些記憶深深藏在心底,或許那樣是最好的結果,哪怕永久也不能見天日,那就伴著淚水把此珍藏吧。

那縷冬日暖陽

晚秋的清香還沒有完全遠離,冬天的氣息己悄悄臨近。晨曦,天灰濛濛的,說不清是雲、是霧、還是霾,早已習空見慣的人們,匆匆地開始了又一天的生活。儘管寒氣逼人,但日子還得一天天過,人們仍然在歡笑與痛苦,相聚與別離,相思與遺忘、現實和幻想中生存,為了得到自己所想的、想要的、夢想的去忙碌,去追求,也許這就是真正的生活。 因此,冬季的寒意,絲毫不影響北京人的熱情,不管是街邊、月臺、商場、景點,隨處可見的仍是北方人的笑容與熱誠。

冬日的陽光柔柔的,無私的、盡情地,在變化多端的天氣中默默地彰顯著自己。寒冬的早上,東邊天際裏露出了那一絲絲暖暖的陽光,晨霧稀薄,虛無縹緲,恍惚間慢慢地在移動;夜幕堆積的霧,夜寒凝聚的霜,在陽光的呼喚下,緩緩地在消散,不知不覺間城市慢慢變得清晰起來,那人、那車、那樹、那樓宇、那錯綜繁雜的立交橋,陽光給大地灑下一層光輝,路旁的小草也披上了銀色的外衣,薄霧中憑添了幾分嫵媚;一陣風把雲霧吹動,銀杏樹上並不多的葉子慢慢飄下,金黃的葉子搖動著,象鳯凰蓬鬆的羽毛。一陣涼意襲來,裹緊了身上的上衣,匆匆行走在去單位的路上,看著眼前熟悉的街景,感受著冬日陽光帶來的些許溫暖,心似乎已不再那麼寒冷。

僅僅停留在語言層面


你是不是一個人傻乎乎站在門前的樹下,悠閒地把自己交給了捲煙凝望滿天星斗,著那些不著邊際的思想?或者用冷峻的眼神凝視著熱熱鬧鬧的夜市,沉思那些不著邊際的哲學?要不,是在浪漫地等那羞怯的月亮,回味那些不著邊際的文學?老蕭在電話裡如此猜問我。我說:你猜吧?你連起碼的自然常識都丟沒了,今天可是三月的第一天,哪來月亮呀?這回老蕭肯定拿出他的招牌動作,在拍著自己油光嶄亮的腦門,再拿出他的招牌語言加以詮釋:“一把年紀活出個屁來了......”
今夜天空繁星璀璨,可我的眼睛沒心停留在星星哪裡。夜色如此絢爛可我的眼睛也沒心停在繽紛的夜色裡。真的,我今夜沒有等的準備,也沒有如何想的打算。夜已經很深,夜也很黑,我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坐在窗前,風也停了,世界如余近卿中學一本合上的書,安靜得看不到內在。今夜肯定等不來月亮,要是來一場煙雨那該多好呀,也許我會找回些許心安的理由,可是在這多雲的日子,也別奢望等來煙雨了。
遠在廣東的兒子打來電話,說他要在廣州買房子。我沒有理由不贊同。我很高興,但是更多的是無奈。說到房子,自然牽涉到票子。電話裡的認同,語言再動聽在物質面前還是顯得蒼白無力。語言的力量在此時此刻怎麼也比不了一遝遝的票子的力量。這是兒子單位裡的房源,參加工作一年就能拿到單位裡的半價房子實在不易。我恨不得此刻搖身一變成個大富翁,然後眉毛不眨一下就把孩子的房錢付了。我擁有的思想僅僅是可伶的思想,現在不得不更多地去考慮考慮眼前的現實。
“每天教訓我錢夠用就好,滿足英國中學留學於日常的柴米油鹽,從來沒有去想房子、車子,更不敢想去廣州買房,還說自己是有頭腦、有思想的人,到頭來呢?”妻子的數落我只能心甘情願百分百地接受。此刻,我真切感受到當個富翁真好,最起碼在兒子急需錢的時候當個富翁感覺肯定不錯!
有一首歌唱道:“時間都去哪兒了......”現在我不想追問自己的時間都去哪兒了,禁不住要問的是——我們的金錢都到哪兒去了?看到一個個富庶的商人,我想錢都到商賈的口袋裡去了,我為平民叫屈;回首中國富豪榜,房地產商一個個捷足先登,我想我們的錢都到地產商的口袋裡去了,我又為辛勤經營的商人叫屈;看著明星大腕暴富,看著中億萬頭彩的彩民,我為自己的不幸運叫屈;看著美國懷揣著中國一萬多億美元國債,我又暗暗為中國實業家叫屈。如今,看到一隻只“老虎”、“蒼蠅”被打,一個個偷稅漏稅的商賈被查,一個個黑團夥被端,攜鉅款外逃的罪人一個個被抓回國。我為習主席的反腐反貪反暴叫好!老百姓看到了雨過後的天空那繽紛的彩虹,還看到彩虹裡種著老百姓五彩的夢......
“沒答案,沒答案,沒有回答......跨過101才是理想標底......”這是哪裡飄來的一首酸酸的歌,難道僅僅是述說愛情的百分百嗎?看樣子人生一百分還真的不夠好,人生的標底是不是也必須跨過101高地呢?我給兒子電話:努力吧,拼搏吧,不怕自己純潔得是根蔥。要牢記,清清白白掙來的一切享受得才安寧,共同努力吧,麵包總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得到兒子也十二分肯定後,我笑了,笑得不乏天真......
今天晚上心思多少呀?你說呢?今天晚上的心思多深呀?你說呢?還是我用句看是乾脆卻有些拖泥帶水的話做答案吧——你一定懂的!

放棄似乎是一種解脫

愛情是一種遇見,是一場華麗的夢,你我都只在夢裡相見、相知、相戀……

愛情是一種奢侈品,沒有起碼物質和康泰旅遊相同背景的愛情只會摧毀愛裡所有的一切,只能背負著更多的包袱向前走。堅持著累。

愛情是一道未知的方程式,結果可以是正(好)的,也可以是負(壞)的,可以是正負兩個結果,也可以是無解。好的壞的都要欣然康泰自由行而且笑著接受。

愛情,有多少人敗給了物質,又有多少人輸給了現實。所有的甜言蜜語在那一刻變得索然無味,所有的信誓旦旦、海誓山盟在瞬間變成了康泰導遊最美的謊言。誰能放下誰,誰又能控制誰的命運,掌握誰的未來?卻在說愛的同時傷害了無辜的生命,那道永久的傷疤,深深的遺憾!!

愛情,有太多的阻力,太多的坎坷,太多的負累。什麼都沒有時有愛,什麼都有了愛沒了。放棄也許是兩個人的解脫,也許是兩個人最大的遺憾……

愛情一場華麗的夢,再美終究只是一場夢,抵擋不過現實的殘酷……


花木可以爭芳鬥豔

夏草是堅韌的。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無論怎樣地風吹雨打、考驗錘煉,都擋不住夏草執著的步伐。一冬地積蓄與沉睡,夏草早已迫不及待,這一路的行程,從冬走到夏。拱出地面,擺脫束縛,擊敗埋伏,破土而出!一路旗開得勝,披荊斬棘。
夏草也是多情的。絳珠早將愛情解讀:誰解其中味?滿把荒唐言。詩人筆下,軟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有誰知道,夏草的愛情,是獨上蘭舟,將滿紙相思,呢喃成一支離別的簫曲的遺憾;是掬一捧月色,滿腔相思綻開芬芳人間的寂寞;亦是輕揮衣袖,夏蟲也為我沉默地繾綣。
夏草亦是寂寞的。星輝斑斕可以放歌,花木可以爭芳鬥豔,夏蟲可以低吟淺唱,甚至微風可以浪漫徜徉。唯獨草是孤獨地,遙看星辰閃爍,靜聽花開花落,仰觀樹榮樹枯。微雨輕潤,夏風漫撫……它都靜默無語,眨著清冷而睿智的眸子,閃閃爍爍著寂寞如歌。可它卻以蓊蓊鬱鬱的外形,最熱情的方式歡迎著你。無論是遠觀還是近褻,它都饋你一份安心。來的時候,贈你一片柔情;走的時候,不會像花兒芬芳馥鬱襲人,沉醉忘歸。亦不如參天大樹,樹影流連,情思綿延。
草總是易被人遺忘,可它總是固守著自己的位置和方向。有它的地方,泥土沙石也被感染,心甘情願伴它吟唱,願托喬木,伴你生生世世地地老天荒。
如此夏草,不經意地一眼,已被它叩開心的芳扉。多情如斯,站在春光裡,遙寄夏的情思。可否,與你執手相依:來世,成為你!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周向榮醫生


歲月無聲我自狂

天憐人意,這個冬季是個多情的冬季,這個冬季是個浪漫的冬季,這個冬季是個雪花飛滿天的冬季,這個冬季,好美!好溫馨!

雪花飄舞的時候,自然會想到與雪密不可分、相映去斑成趣的梅。

歲月無聲我自狂,雪中含笑舞流光。嚴冬送我千絲苦,我報嚴冬萬縷芳。無常大千,滾滾紅塵,但願我能夠像自己筆下的梅花一樣,笑傲人生的風雪冰霜,活出個梅花般的堅韌與美麗。

尤愛梅花冰肌玉骨、淩寒留香的高Dr Max潔品格和她傲雪怒放的麗質芳姿,遺憾的是,我的北方無梅,卻不知有哪位友人,能願意專門為我折來一枝相寄,那麼,我一定會小心仔細地餵養,讓她綻放得無以倫比的鮮豔香潔。

生來衷心於一切核心的美,置身於這個潔白無瑕的世界,人心也如瓊似玉,竟容不得我的愛箏有半點灰塵鏽垢,把它清洗得乾乾淨淨,好使它的Dr集團音色更加清悅委婉。喜歡背上它,尋一處幽林,奈於無梅,只能棲於雪樹瓊枝下將一曲《梅花三弄》反反復複地彈起。雖然琴技不怎麼樣,但從中能盈得如雪花般清逸、如梅花般傲然的心境,足矣!正如 楊掄《伯牙心法》言:“梅為花之最清,琴為聲之最清,以最清之聲寫最清之物,宜其有淩霜音韻也”。當雪上箏聲清澈婉轉地響起時,那種神清氣爽的感覺,簡直是美哉!妙哉!

擦肩而過


office furniture
再精妙絕倫的表演,也會有落下帷幕的時候;再璀璨斑斕的紅花,也會有開到荼蘼的時候;再刻骨銘心的愛戀,也會在心底沉澱。有多少熱血青春裏的迷戀還未說出口,有多少年少輕狂的喜歡終以失敗告終。年輕時我們都把愛掛在嘴邊,而如今卻都只能將彼此深藏。

你說過,不會委屈自己,甘余近卿中學當愛裏懦弱的逃兵。可路過山川湖堤,走過四季星辰,我只看見一片荒蕪。你的足跡在風霜雨雪中被淹埋,那些在原野中放飛的希望還來不及得以高飛就此墜毀。

我不想深究,是因為我們走過的昨日太泥濘,還是余近卿中學 好唔好因為路途太遙遠。或許,我們需要的不是結局,只是一個釋懷。謝謝你曾真誠的回應,在我那麼狼狽、窘迫卻大聲呼喊你時。畢竟,長路漫漫,誰又是真的在乎你是否在歸途。

我知道,有些美好不能訴說。你給過的,不論悲傷與喜悅,都是珍寶。我想把它們過濾再封裝,可幸福竟如此抽像,而抽象的都難以放進保險箱。也許,你只是來給我記憶的,讓我在那些快被遺忘的缺口裏找尋曾有過的蹤跡,你給的感動,我來不及擁有,只能回味。

逝去的,總是覆水難收。穿過年少的木柵欄,蓊鬱的楓林,我們再也不能擁抱似水流年,抖落手間的冰雪,只剩下一片冰涼,一如你的淚。曾經,我一直幻想著,一伸出手,你便能轉身,擁我入懷中。可如今,一切都已來不及了。我們抵不過流年,逃不開年輕的枷鎖,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讓你的背影逃離我的視線。而我,竟不能發出一個字,只是淚流滿面。

留下的只是一點淡然


蔓延,是指一種叫蔓草的植物無限地生長,延伸,沒有節制,沒有邊際。什麼東西最易蔓延,除了瘟疫,大概就是愛情吧。錯失的愛情,回不了的過去,卻在思憶裏肆意地蔓延。輕輕地把心合上,夕陽的餘韻裏,一張沉默的臉點綴著一抹霞光。步行在枝繁葉茂的樹下,我一腳踏進記憶的斷想。鳥兒的歌聲婉轉,依舊如往年那般悠揚。心裏浸滿了註冊香港公司花香。款款細步地回味,腦海裏那片柔柔的花海,一段段,一縷縷,一道道飄滿了馥鬱的芬香,縈繞在心間。暖陽溫潤的城市,徘徊在街頭尋覓著那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有想過,聚散匆匆的年華,我們或許在某年,某月,某天的某個地方相遇,沒有牽手,沒有擁抱,沒有溫暖。只有一句簡單的問候“好久不見”,還有一縷淡淡的心悸和一抹淺淺的哀傷,心若千絲,無限蔓延。在這風輕雲淡的日子裏,藍色的思念,突然演變成了陽光的夏天,空氣中的溫暖,會更遙遠。無論我有多想你,無論以後我會離你多遠,無論我到天涯,我依然會記著你這一句話到永遠,到海角。沒有信誓旦旦承諾與誓言,心裏是如此踏實和知足。

矗立窗前任憑和順細膩的春風吹拂著顏面,一股清純不織布袋清晰可見,一抹微笑慢慢蕩漾,一個憧憬幻化著美好的回憶,莫名的愉悅滿滿溢滿時光的流逝裏。我撫摸來路,你的腳印,已被覆蓋上一層厚厚的塵土。但,我仍能看到你溫暖的足跡。時間,一眨眼,像過了一個世紀似的淒涼,形影離逝,花葉不渝,一片一葉一滴淚。我不曾奢望一個前世今生的撞見,雖淡然如水卻又轟轟烈烈,藝術的邂逅銘記在美化的文字裏,從此我詩境的深處多了一個清晰的身影。蕩存著餘音天賴般迴響,肆虐的風吹幹離人的殘淚,黃昏不堪惆悵,姣簫的窗櫺壟拉著身影呈現的老長老長。沒有你的世界荒蕪一片,思念靜靜蔓延。虛無飄渺的影像滋長蔓延,跨過矜持把冗長擱淺,讓淡淡的目光遠離迷茫的邊緣。任再狂的風雪也不能熄滅,曾經如火的纏綿。我多希望我們在人海裏相逢,我多希望你忽然出現,即使,人潮洶湧,也無妨,無妨我們互望的眸光,彼此凝神。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光陰裏,擁有一份平靜一份淡泊,慢慢享DR-Max受生命、快樂、憂傷、幸福。有風的日子,悄悄回想那些曾經的經歷,感悟美好的往昔,細細品味細細思索。一年的光陰,就這樣流逝了。我有點懷念,懷念你,懷念走過去的秋天!秋,多麼傷感的字啊!為何你要以它為名?秋,是你的名字;是我的隱痛!秋日裏,我常一個人徘徊在寂寞無人的巷弄,徘徊在蕭瑟荒蕪的田野間,徘徊在落葉紛飛的樹林,徘徊在凋零的花園……我是在放逐自己,讓自己在這個冷漠世界,找尋一絲陽光的溫暖,找尋一點愛的印記!最後,我找到了!今夜,唯有執一支相思的筆,蘸滿我顛沛流離的思念,為你,書一紙惆悵的斷章,伴夜長。當所有的悲傷都在筆墨之中綻放,點滴不餘,才發現,一切都已是無語的疼痛,一切都是沉默的感傷。那一直隱匿在眉宇間的憂鬱,也只是化作了最後的一聲長歎,跌碎在了夜裏,悄悄地把夜暈染成了朦朧的憂傷,

吹熄一朵雲的潔白

 
捧一冊《心經》,讀著千年的塵緣,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無數的過客,從經文中走過,一群群,如潔白的雲,飄蕩在蔚藍的天。經書裏煙雨濛濛,無數禪林古刹,亦在經文裏,高高地站立。此刻,我是那打坐的僧人,空無一物。任心中那輪明月,圓周向榮醫生滿,不住。

多少塵夢,不驚不咋,如千年的月色,無聲無息,照進窗戶,落在書案。也許,我就是佛前的一朵蓮花,不小心墮入塵埃。幻化出凡夫模樣,在蒲團之上,靜悟,空就是色的禪理。我參破了宇宙的真相,參破了生命的玄機,卻無法擺脫命運,在虛擬的時空裏,轉世輪回。我總是幻想,不語的時候,我就是一尊佛,靜靜地觀照心中的這個世界,看見周向榮醫生萬法空相。

明月爬上樹梢,這是一條寧靜的河,被人築壩變為瀟湘平湖。河面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隔岸萬家燈火,湖心魚燈盞盞。我對魚已毫無興趣,只靜靜觀看,這塵世裏的煙火。蚊蟲飛來,討還前世的孽債,我輕輕驅趕,不忍傷了它們的翅膀。不知何時,我放下了屠刀,竟然連一只蚊蟻也不忍殺戮。難道這就是生命的菩提?慈悲,清澈。睜眼看世界:花是空周向榮醫生花,影是空影,心是空心,物是空物。水天一空的境界,不是人人都能領悟。

我徘徊在此岸,看湖水清澈,在河灣的青石上,脫鞋沐足,把手伸進水裏,觸摸那一絲絲清涼,感受彼岸淨土的清歡。其實,佛眼看世界:此岸就是彼岸,紅塵就Dr Max好唔好是淨土。外境就是內鏡,時空原本是沒有時空。

水中絲藻縱橫,一群群幾分長的青色小魚,大膽地遊來足上,與我嬉戲。或許,我是個浪漫的人,花間采露,石上醉臥,抱月而歸,枕水而眠。我心已無詩,腦中無思,時光洗空了我的所有,只感覺,心如明鏡,眼前的一切,過目即忘。轉身,所見的風景就會消失。佛說: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我心若無心,只能照見眼前的風景,卻任身後的風景轉瞬即逝。

我是徹底的淡了,淡而無味了。如清水,照見明月;如天空,萬里無雲。我是健忘的人,也是無心的人,忘記了過去,也望不到明天。至於現在,只剩下一秒。刹那即永恆,我失去了重量,萬物都失去了重量,只有在觸摸時,才能感覺到它們的真實存在。這世界,真的是一個幻境嗎?

轟轟烈烈的情,你儂我儂的愛,怎麼就消逝無蹤了呢?遠處的燈火倒映在湖面,碧水與藍天融為一體,蝙蝠在水面飛舞,一只蜻蜓悄悄落在我胸前。這種感覺,亦真亦幻。曠野裏吹來清風,帶去一天的暑氣,帶來絲絲涼意,夜,輕輕地來了。把它的足尖,踮在了湖水之上。

約定

盛開過的蒲公英是一場即將落幕的演出,隨著cooling towel風飄逝只至遠方。人生又何嘗不是這樣,匆匆掠過,不留下一絲證據,當我們再次回頭守望時,一切卻以成為了過去,想挽留都顯得有些蒼白了。執著的等待,直到被失落層層束縛時,才肯放手離去。

眼淚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一種幻想,就像沙灘上冷氣機滴水的一串串腳印不是為了證明曾經有來過,而是證明它曾是心靈的棲息地。當欲望脫離了思想的軌道,恪守的諾言也就變成一種語言。

我們就像蒲公英,哭的時候總想著逃離現實,渴望當一只瑪花纖體刺蝟,負氣的離開漫無目的的走,直到回家的路線漸漸模糊,才想著回頭。思念,如潮水般湧來,有誰看到?有誰聽到?不管曾經許下怎樣的諾言或者約定,總有後悔的一天,可惜在也回不到原點了。

幸福的摩天輪只是遙遠的夢想.當歲月的風車轉走了夢想的美麗,轉走了蒲公英的約定,轉走彼此許下的諾言,一切的一切似乎發生的很突然,突然的想握握手都來不及。



我是一棵草就註定沒有開花的機會,不能展翅高飛,雖然努力的搬屋拼搏但是現實還是和它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既然事實已經確定,又何必苦苦的追尋不屬於自己的幸福呢?她的夢在遠方,而我永遠只能紮根在此地!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相同的只有我的祝福未曾改變過。

一陣風過,很多降落傘一樣漂亮的花卉飛向遠方承載著兩個人的夢想,沒有回頭。剩下的只有那孤山,那孤草,和那一個孤寂的心,和隨風搖曳的那顆心,一顆心兩個人的心跳的那顆心。

把悲傷隱藏的無影無蹤


打破幻想,把它狠狠擰碎,破壞得面目全非,一張張猙方力申獰的面孔,一段段歲月的會議,把年紀狠狠的拉上了三歲,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終將成灰,何必再回首沉思?耳邊的細語、聲聲談論,似鋒利的刀,一句話刺向你,劃傷你的臉,鞭撻你的心臟,紅色的血痕彌漫你的整個世界,你的眼裏只有紅色,那是迷茫與困頓,麻木的搬屋公司你找不到方向。別人的談論是不經意的諷刺,自己的心靈才知道最真的東西。

戰勝自己,打破幻想。你其實不聰明,你其實一無所有,你其機場快線實什麼都不是,又何必把他人的話當做是做人的宗旨,多麼的可笑。不為物役,不為話變,做好自己,守住心靈的寧靜。

有時候,我們會想,承載著太多希望的目光,怎麼敢輕易辜負。雄鷹在婚紗晚裝天空中飛翔,是有搏擊長空的壯志,它不理會烏鴉的不屑,不在乎小鳥的嘲笑,他覺得做到自己想做的就好。夏天的第一縷風夾帶著辛酸的味道襲入心間,蕩漾過心靈,心如止水,微微揚起波瀾,叫人好生難過。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