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中國式的家庭理想

我頗以為《創世紀》中關於創造一節,應該從頭寫過。中國小說《紅樓夢》裏邊的才子是一個極富於感情的柔性男人,最喜和女人為伴,萬分崇拜他許多姊妹的美色,而常常自恨是個男人。他曾說,女人是水做的,而男人則是泥做的。其理由是:女人都是伶俐聰明,嬌媚可愛,而男人則都是愚蠢粗魯,面目可憎reenex

  如若《創世紀》的著作人換了賈寶玉,心地和他那麼明白,則《創世紀》必不是這樣寫法。上帝抓了一把泥土,捏成一個人形,從鼻孔吹一口氣進去,亞當就此造成。但是亞當漸漸燥裂,泥土松碎,一片片掉落下來。所以上帝又取了一些水和將進去,使泥土凝結。這種摻入亞當生命的水,就是夏娃。亞當的生命中非有這水不能完成。我以為婚姻的特別意義至少是如此。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土。水滲入泥土而使之成形,泥土盛了這水而使之有形質。水即流動生活於這當中而有了具體。     
    
  元朝名畫師趙孟頫,他的太太管夫人也是一位著名畫家,早已引用過這個泥土和水的譬喻。當夫妻倆都在中年的時候,孟兆頁對她的愛情似乎減退,想納一個妾。管夫人即作了下麵這一首小令,使她的丈夫看了非常感動,便取消納妾的念頭。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    
    
  把一塊泥,撚一個你,塑一個我。    
    
  將咱兩個,一齊打破,再撚一個你,再塑一個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中國的社會和生活都是組織於家庭制度基礎上的,乃是人所共知的事。這個制度決定並潤色整個中國式生活的模型。但這個對於家庭生活的理想是從何而來的呢?這個問題從來沒有人提出過。因為中國人都視為理所當然,而外國則自覺不夠資格去問這句話。把家庭制度做為一切社會和政治生活的基礎,大家都知道孔夫子曾給予一個哲學的根基。他非常的注重夫妻關係,認為是一切人類關係的根基,也注重孝順父母,每年祭掃祖墓,崇拜祖先,和設立祖先祠reenex。     
    
  中國的祖先崇拜,曾被某些著作家稱為一種宗教。我相信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中是很對的。至於它的非宗教方面就在於它的裏邊很少超自然的成分。它不涉及神怪,所以崇拜祖先不妨和信仰基督仙佛或回教神道同時並行。崇拜祖先所用的禮儀造成一種宗教的形式,非常自然而且合理。因為凡屬信念是不能沒有表現方式的。照這種情形而論,我以為對著一塊長約十五英寸的長方木牌表示尊意,其尊敬程度和英國把英王肖像印在郵票之上並沒有什麼高下。第一,中國人對於這種祖先之靈並不十分視同神道,而不過當他如在世的老長輩一般侍奉,他並不向他祈求福佑,也不求他治病,並不像普通的崇拜者和被崇拜之間的必有一種施必望報的情形;第二,這種崇拜儀式不過是藉以對已死的祖先表示敬意的典禮,不過借這一天使全家團聚一次,並紀念祖先對於這家庭所貽的世澤。這種儀式充其量不過如替長輩做一次小規模的生日,和平常替父母做壽,和美國的舉行母親節並沒有什麼分別。     
    
  基督教士不許中國信徒參加崇拜祖先的儀節,其惟一反對理由,是因為祭祖時大家都須跪地磕頭,認為這是違反十誡中的第一條。這是基督教士太缺乏諒解的表徵之一。中國人的膝蓋不若西方人的膝蓋那樣寶貴,中國人都向他們的皇帝、官府磕頭,新年都向在世的父母磕頭,被視為常事。所以中國人的膝彎較為易於柔曲,而跪在神主牌之前磕幾個頭,也不會使他即因而變為一個崇信異端的人。城市村鎮中的中國信徒即因此和一般的社團生活相隔絕,不能去參加大眾節日的歡聚,也不便捐助這些節日的戲份。所以中國的基督信徒是差不多和本族的人不相往來的。     
    
  這種對於一己的家庭的虔敬,和神秘性義務的感覺,有時確也能變成一種很深的宗教態度,例如十七世紀的儒者顏元在老年的時候,獨自出外,周曆天下,找尋他的哥哥。因為自己沒有兒子,所以希望尋到他的哥哥和一個侄子,以便傳宗接代。他是四川人,篤信儒宗,專事力行。他的哥哥失蹤已經多年,他忽然厭棄教讀生活,如奉神召一般的決計出外尋兄。他連哥哥的影蹤都不知道,盲目找尋,這是何等艱難的事情。況且這個時期正值明朝覆亡,全國混亂的時候,遍地伏莽,旅行極為危險。但他不顧一切,冒險前行,所到之處都貼下招紙,懸賞找尋。他走了一千餘裏的路程,經過中國北部數省。直到數年之後,他走過某處時,被他的侄子看見了他手中所拿傘柄上刻著的姓名,知道是他的叔父,方將他引導到自己家中。那時他的哥哥已死,但他的目的仍算達到,因為果然有一個侄子可繼香煙了。     
    
  孔子極為推崇孝道,其理由何在?沒有人能夠知道。據吳經熊博士在某篇論文所說,則是因為孔子乃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所以他的心理作用無非也和名歌《甜蜜的家庭》的作者其實從來沒有享過家庭幸福完全一樣。如若孔子幼時他的父親尚在,則他的父職概念便不至於會這樣的深刻遠到。再則如若他已成年,而他的父親尚在世,則結果恐怕更壞於此。因為,如此他即有機會可以看到他那父親的弱點,而會覺得力行純孝未必是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了。總之,他出世的時節,父親已經故世,並且不知道父親葬在哪里。他是一個私生子,他的母親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父親是誰。他的母親死後,他就將母親的遺體葬在“五父之衢”,這當中或者含一些故意亦未可知。後來居然有一個年老婦人將他父親的葬處告訴了他,於是他方將母親的靈柩遷去合葬reenex。     
    
  這一個巧妙的假說有怎樣的價值,我們不必苛求。但中國的文學中對於家庭理想的必須,確實舉出不少的理由。它是以一個人還不是一個單位,而只是家庭單位中的一分子為出發點。由“生活潮流”假說(這是我所題的名稱)所具的生活觀念為之支持,而由認力行天性為道德和政治的最後目標的哲理證之為正當。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