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站在對岸的我

 
梁間燕子猶自銜來花草,壘成窩兒,花香依舊繞著遍佈塵土與蛛絲的閨房,可這無情的燕子哪知道,此間主人也早已死去訂造Comelow 姊妹裙經驗分享
 
一年三百六十天啊!日日都有似刀一樣的寒風,劍一般的風霜,無情的摧殘著,這摧殘的不僅僅是花朵,更摧殘著她用柔弱抗拒現實的身軀。本就體弱多病,更被愛情折磨得形容憔悴,與相愛的人兒深深愛著,卻又不能愛得徹底,愛得完美雪纖瘦
 
桃花還是開的那麼明媚,李花也是笑得那麼豔麗,可一朝零落在地上,卻又到何處去尋那飄散有餘香的痕跡?惟有用手輕輕的捧起,找一個可以躲避風雨的地方,含淚掩埋香港公司秘书
 
窗外雨點輕灑,房內剛睡下未久的人兒又披衣起床,迎著冷風,望著這四壁上點點清輝,燈下自己的影子顯得又是多麼的孤單。
 
簷下孤立的花鋤,在這風雨肆虐的夜晚,那殘留其上的點點花痕,想必也是蕩然無存的了吧。念及於此,也是一陣傷心襲來,還未來得及將香帕輕掩嘴上,也是一口鮮血噴灑而出,廊外那一樹空枝上,也是可見殷紅斑斑。
 
又是一個寂寞的黃昏,玉人閨門緊閉,為怕見到門外也已逝去的春天,把自己一個人關在空蕩蕩的屋內,可憐著忽然而至的春天,帶來百花含苞、爭相吐蕊,迎春而開,迎春而舞。可為什麼花開了又有花謝?這惱人的春天啊!既然帶來了我的快樂,又為何將這難得的喜悅匆匆帶離去!
 
想起那日還與姐妹們在園裏賞花,而今日卻是唯剩自己一人,懷想著這滿園不再的春色,心底的悲涼,又有誰可以讓她傾訴!是了,也是只有這無人看得見的花魂和鳥魂才能與她生出共鳴吧。
 
想到自己羸弱不堪的身體,想到父母雙亡,想到自己的愛情終將也如同園子裏的花,開時明媚鮮豔,謝時又無處可尋。可來年春天還會回來,花依舊會開,可自己來年又在哪里?這不能長相廝守的愛情,也是讓她心力憔悴,讓她自知斷了生機。
 
人生有盡頭,天是沒有盡頭的,她還是癡癡的想著、盼著,希望天有一個盡頭,那裏會有一個讓自己長久停留的地方。
 
而今花雖死去,還有我收起來埋葬,那麼有一天,我死了,又會是誰將我掩埋?
 
捧一杯黃土吧,原是乾乾淨淨的生來,何不乾乾淨淨的死去。
PR

傾盡我所有的深情

斗轉星移,時光翩然,如風般掠身而過,輕擦流年!

再次踏上兒時的足跡,望那群山,聽那溪流,聞那花香;恨不得再登一回,淌一次,嗅一嗅!

隨著腳步,走過一店又一村,時日遛的太快,恍惚間,歸鄉的日子彷若一瞬即逝!

溫馨的,安靜的,在沒有城市喧嘩的故土,心情也平靜了許多。

輾轉流離了幾個城市,感受著世間百態,人世浮華,心底免不了有些蒼涼!若是沒有那些不可摒棄的牽掛,真的很想很想就此停下旅程,於山水間舞步,在花草間沉醉,享受那出塵般的愜意!

只可惜,人生在世,總有些枷鎖套在肩上,或沉重,或無奈……

也或許,這枷鎖是自己營造的,是無法摒棄的執著,是通往幸福的漫漫長路……

花紅了,不願它謝去;

雨來了,不願它停下;

喜歡花,鍾愛雨,怎麼捨得它匆匆而過!

深夜,你是我魂牽夢繞的身影!又怎麼捨得就此別過!

時光荏苒,念你如初!

歲月無聲的流淌,茫然間又走進了一季春暖花開的紅妝裡,那是相遇的時節!

蝶舞天涯,斷橋飛花,是誰在記憶的畫面上鑲上了相思的框架,一層層的暈染開記憶墨香,落寞著我的年華?

蘇州,是一座讓我用情極深的城市,是我想離開卻始終捨棄不了的城市。在那兒,每一個角落都刻下了流年最珍貴的痕跡。此時,不捨故土,卻又迫不急待的想要踏上歸途的旅程!

我曾說過,你若承風,這里便是座空城…

天空有多寂寥

那些昔日的花兒,是不是早已經不存在了,為什麼我的心如此思念,也找不到沁人心脾的溫暖的過往,是時間將我遺忘了,還是我自己遺忘了。愛很遠了,我已經,很久沒再見了,我的心空空的,像荒涼的沙漠,就這樣竟然也能活著,我覓不到回去的路,我尋不到紅塵的溫暖。月色傾城,沒有人知道天空下的煙火,多寂寞。疏星隱匿,沒有人知道紅塵裡的人,多寂寞。


你問我何時歸故里?我也輕聲地問自己,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十二月的冬天,又是雪花飄落的季節,沒有人看見我眼中掉落的淚,我捨不得讓他們替我悲傷,我一個人漫步在陌生的街口,遛著悲傷。觸不到的溫暖,遠距離的牽掛,是玄幻的,我的心再也無力繼續去撐起,去仰望,一片天空,那裡,有你,有我,也有他。時間留不住的腳步,我又如何去阻止?支離破碎的遠方,我又如何敢回去?風中的花一片片的飄落,夢中的花一朵朵的凋零,我的心,好似一座花塚,我的眼,站在那裡哭泣。

記不得,流年深處的幸福,究竟有沒有來過,為什麼我全都想不起。卻望見了,流年淺出的傷痕,一道比一道深刻,任我怎麼休養也依然那麼清晰。世間給了我那麼多,卻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他忘記給了,抑或他給錯了,畢竟,紅塵的人那麼多,相似的人那麼多。我所願望的並不多,只是那麼一點點,為何,一定要拒我以千里之外,我把自尊都拋棄,站在卑微的後頭,為何,一定要將我送懸崖地帶。

是我欠下的嗎?要多久才可以還完?這一生,我累了,我不想還了,可不可以商榷一下?這一世,我倦了,我不想還了,可不可以下輩子再繼續?就這樣,刻意的疏遠,就這樣,刻意的離開,就這樣,刻意的逃避,我以為,我會將一切化為動力,可是,觸不到希望,我該怎麼繼續?坐在青春的岔路口,我左看右看,左右為難,只能原地不動。時光,卻還在不停的流逝,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悲傷情緒零落眼淚。

我亦是不敢和別人說起,心中的落寞。說的那樣多,誰又會懂得?每個人認為重要的事,別人或已然忘記,或無從感受。不如沉默,安靜些時候,便會好的。你們問我,何時歸故里?我也輕聲的問自己,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夜色朦朧,沒有人知道空中的煙火,是否能落回起飛的地方。日子流逝,沒有人知道這個冬季,我是否能回得去。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