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感謝這109天的相知

這個時候選擇離開你,並不是我本意Dermes好不好,我害怕為你越陷越深,終將無法自撥,而我又不能給你什麼,畢竟我們不是真的在一起。愛情對我們來說,遠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重要,活著已經成為一種責任!

兩個人的相處,真的很難,最好脫毛中心現實中的兩個人因為彼此太過熟悉,日子久了,就會麻木,時間長了,就會陌生。我們不活在現實中,而是在彼此心裏,互訴衷腸,互吐心聲,為何你同樣會不理我呢?不是說好了嗎?不離不棄,做永遠的知己!

是我真的錯了,Dermes Hong Kong不該對你戀戀不捨,這個世界上有幾對相愛的人能走到一起,既然你都能夠看透,我為何還要執著。

感謝這109天的相知,相愛,讓我真正明白了愛的意義,愛是偉大的、無私的,並不是為了自己所謂的幸福而去愛。愛情在一個完美的“家”的面前簡直不堪一擊!我將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世界裏,讓我們的夢隨著時間的逝去而埋葬!

親愛的,再見!
PR

又何必在乎那點尷尬?

我是愛你的,在最初的邂逅,便丟失了自我,愛情裏並沒有誰對誰錯,只是那場煙花散去的太過急促,沒等她綻放,沒等觀看的人凝眸細看,她便已消散而去,就如那場愛情,來去匆匆,還沒來得及感受,就徒留滿地的相思。

拋撒相思的紅豆,在時光兜兜轉轉的輪回裏找Dr Max尋自我。人,往往太過執著於一件事情,當愛情來臨時,眼裏便只有愛情,而往往等她離去時,才會明白,除了愛情還有許多,才知道當初的執著是多麼的愚蠢。

用文字裝扮人生,邂逅書本,邂逅Dr Max書本裏的愛情,是那般的淒涼,多少文人墨客在文字裏抒發自己的一時失意,或是將自己完全沉浸於文字,又有多少人在歎息,歎息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是啊,如若可以,就讓Dr Max我們邂逅最初,在相識的最初便相愛,是不是又會少了太多的坎坷路?是不是牽了手就不會分手呢?太多的假設,太多的答案,都怪最初的邂逅,冷了曾經的誓言,淒美了最初的海枯石爛。

想要邂逅,在第一次見面的地點,何必要等悲秋?何必非要等紅顏憔悴?誰又說非得邂逅了暖春才能等待下一次的花開?遇見吧,相逢吧,邂逅吧,是女子,心事想要如蓮的女子,一塵不染的女子,那場盛世的煙花,就讓他在夜空獨自徘徊,不要有悲傷,不要有惋惜,我會為這次的綻放,許你地老天荒,亙古不變。

歲月無聲我自狂

天憐人意,這個冬季是個多情的冬季,這個冬季是個浪漫的冬季,這個冬季是個雪花飛滿天的冬季,這個冬季,好美!好溫馨!

雪花飄舞的時候,自然會想到與雪密不可分、相映去斑成趣的梅。

歲月無聲我自狂,雪中含笑舞流光。嚴冬送我千絲苦,我報嚴冬萬縷芳。無常大千,滾滾紅塵,但願我能夠像自己筆下的梅花一樣,笑傲人生的風雪冰霜,活出個梅花般的堅韌與美麗。

尤愛梅花冰肌玉骨、淩寒留香的高Dr Max潔品格和她傲雪怒放的麗質芳姿,遺憾的是,我的北方無梅,卻不知有哪位友人,能願意專門為我折來一枝相寄,那麼,我一定會小心仔細地餵養,讓她綻放得無以倫比的鮮豔香潔。

生來衷心於一切核心的美,置身於這個潔白無瑕的世界,人心也如瓊似玉,竟容不得我的愛箏有半點灰塵鏽垢,把它清洗得乾乾淨淨,好使它的Dr集團音色更加清悅委婉。喜歡背上它,尋一處幽林,奈於無梅,只能棲於雪樹瓊枝下將一曲《梅花三弄》反反復複地彈起。雖然琴技不怎麼樣,但從中能盈得如雪花般清逸、如梅花般傲然的心境,足矣!正如 楊掄《伯牙心法》言:“梅為花之最清,琴為聲之最清,以最清之聲寫最清之物,宜其有淩霜音韻也”。當雪上箏聲清澈婉轉地響起時,那種神清氣爽的感覺,簡直是美哉!妙哉!

夜半,淺淺竹語

沁入我整個夢裏,淅淅雨聲,把竹葉的簌簌聲,襯的很動聽。一直都喜歡竹,因為在記憶中,當萬物凋零,呈現一片余近卿中學band蒼鬱暗黃的時候,它始終是蒼翠依舊,沒有跟隨這季節的變遷隨波逐流;當秋風瑟瑟,打落了最後一片落葉的時候,它依舊不去不饒,展現在著它年輕的風姿;當白雪皚皚覆蓋了整個叢林的時候,她依舊傲立在風雪裏,與風雪親昵的共舞。

竹常與梅、蘭、菊並列稱為四君子,而我卻對竹情有獨鐘。竹者,清雅澹泊,謙謙君子,但事實上,我更欽佩竹的“錚錚鐵骨”,沒有像樹木那樣的實心軀幹,卻能在短短的時間內靠自己的竹節,一節一節的攀上頂端。儘管有時被狂風肆虐,被暴雨侵蝕,被皚皚大雪沉沉的壓迫,它的身體可能會日漸彎曲,但它的每一節竹節都周向榮醫生是那麼的筆直,寧可折斷,也不彎曲!那是他最堅實的底線!竹的一生只開一次花,而且開花之後便靜靜凋零死亡,但卻也要把自己最美一面,彌留在大自然的心中……

我喜歡竹,也因為,它承載了我與爺爺太多的記憶……記得兒時的家鄉有一片不大的竹林,我卻喜歡常常穿梭其中。家裏爺爺喜歡用竹子編織一些背簍,簸箕之類玩意。爺爺的手工很好,每次編織出來的竹製品猶如一件精美的工藝品一般,常常令我們愛不釋手。每年春夏時節,我常常背個爺爺用竹子編織的小背簍,在竹林間尋找剛冒出來的竹筍,剝開皮,裏面的筍肉便會發出情人心脾的清香,那時候常常采滿滿的一籮筐新出的竹筍,興高采烈背回家交給爺爺,用它炒幾個小菜,或是泡一壇老壇竹筍泡菜,總能讓人吃出滿滿的幸福。

有時爺爺也會用竹葉給我編一頂帽子,用來遮蔽焦灼的陽光。而冬天我們便常常用幹竹竿點一堆大大的火苗,幾個小夥伴便會圍著那一堆大大的火苗,各自嬉戲。或是有的時候會烤幾個番薯,或者幾根玉米,儘管烤的黑如煤炭,吃的時候美白也滿嘴滿臉都是黑的,卻還是無比的開心。每次我吃到滿嘴黑黑的回家的時候,爺爺總會笑眯眯的用衣服抹去我嘴角的殘留,然後慈祥的罵我是個小調皮蛋。那時候把童年的很多童真和美好的記憶,都留在那一片蔥鬱的竹林中。

經年只是一夢  

余近卿


有的時候,距離是一種寬恕。並不是所有的感動都可以開花,並不是所有的付出都可以天長地久,因為愛。經年是一指流沙,在每一個季節,渲染花開花謝,許多畫面被刻上歲月的印記,定格,清晰,沉澱……彼時那些花兒,風繼續吹!我安靜地享受著這一切,且不管它給我帶來的是什麼。視線裏湧進的是龐大的霧氣,當文字變成一種簡單的宣洩方式,我便開始記錄下這許多情。

升中選校
不是不愛,只因太在乎,才有了頻頻回顧。季節是光陰裏最忠實的尺子,冷靜地丈量著時間的長短厚薄,冷暖溫寒……那些心情,那些花開的痕跡,一波三折後老去。夕日的童真已不復存在,似水流年刷下的青春卻經不起歲月的磨合。少了份童年想像中的意氣風發,多了份始料未及的多愁善感。
 
升中選校 

安靜地回憶,難以割捨的情愫。青春的莽撞已被戳破,殘留一地淺薄的記憶,原來化不開的傷中也淺藏著說不完的笑。青春路上撿了友誼,拾取了知識。累計了千姿百態的人和事,豐富了記憶上的空白。細細品位澀澀的青春,何曾不想像童年記憶中的棉花糖一樣甜?甜到靈魂深處。暖陽輕風,細草盈盈,在翠綠的草坪上追逐打鬧,倒立翻滾,也能樂一整天,童真無邪,沒有考慮未來。僅是無聊的嬉戲,就僅以滿足一顆小小的心。

埋在心靈深處的這些最真最純的記憶,忍不住讓人懷念。童年等待的青春被時間劃下一道道痕,青春的傷,裂了又合,合了又裂。時間在流逝的同時,留下了什麼,難道僅是失意後的頹廢?而我只想尋找青春中的美。是誰植下的折磨人的傷?翻開塵封的老舊照片,看著自己兒時的稚氣面孔,回憶這些模糊的童年。此去經年,花開花落,人是成長了,心卻變重了,少了些幼稚無知,多了些多愁善感。一種淡淡的哀愁,就那樣輕易地鑽入人的身體,深入骨髓,泛於每一處的肌膚,棄不了,離不去。曾經的傷痛,還是那樣的傷痛;曾經的快樂,卻再也不能重複。

擦肩而過


office furniture
再精妙絕倫的表演,也會有落下帷幕的時候;再璀璨斑斕的紅花,也會有開到荼蘼的時候;再刻骨銘心的愛戀,也會在心底沉澱。有多少熱血青春裏的迷戀還未說出口,有多少年少輕狂的喜歡終以失敗告終。年輕時我們都把愛掛在嘴邊,而如今卻都只能將彼此深藏。

你說過,不會委屈自己,甘余近卿中學當愛裏懦弱的逃兵。可路過山川湖堤,走過四季星辰,我只看見一片荒蕪。你的足跡在風霜雨雪中被淹埋,那些在原野中放飛的希望還來不及得以高飛就此墜毀。

我不想深究,是因為我們走過的昨日太泥濘,還是余近卿中學 好唔好因為路途太遙遠。或許,我們需要的不是結局,只是一個釋懷。謝謝你曾真誠的回應,在我那麼狼狽、窘迫卻大聲呼喊你時。畢竟,長路漫漫,誰又是真的在乎你是否在歸途。

我知道,有些美好不能訴說。你給過的,不論悲傷與喜悅,都是珍寶。我想把它們過濾再封裝,可幸福竟如此抽像,而抽象的都難以放進保險箱。也許,你只是來給我記憶的,讓我在那些快被遺忘的缺口裏找尋曾有過的蹤跡,你給的感動,我來不及擁有,只能回味。

逝去的,總是覆水難收。穿過年少的木柵欄,蓊鬱的楓林,我們再也不能擁抱似水流年,抖落手間的冰雪,只剩下一片冰涼,一如你的淚。曾經,我一直幻想著,一伸出手,你便能轉身,擁我入懷中。可如今,一切都已來不及了。我們抵不過流年,逃不開年輕的枷鎖,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讓你的背影逃離我的視線。而我,竟不能發出一個字,只是淚流滿面。

一任清風送白雲

秋天的陽光是金色的,不那麼刺眼,平靜,柔和,安詳。清晨,打開門窗,把陽光放進來,坐著,靜對田園,看雲煙嫋嫋升起,河流澄碧,泛著柔波,田野朦朧,充滿誘惑。就這樣,不思,不想,輕輕地走出去。樓下,就是一叢紫羅蘭,每次路過,我都要低下頭來,靜靜的與它們對視。紫色的葉片層層疊疊,高貴而典雅。細小的淡紫色花朵,是那樣纖弱,那樣搬屋輕盈,那樣空靈,金黃的蕊,點綴其間,便有了超凡脫俗的神韻。一點細微的風,花與蕊,便精靈般動了起來,微微顫動,輕輕搖曳,如含羞的少女,讓人為之心動。這是怎樣一種花啊,清晨舉著千杯萬盞,一片繁花,下午全都縮了進去,找不到一丁點兒花兒開過的痕跡,仿佛這花從未開過似的。於是,我就享受半天花開的欣喜,半天無花的落寞了。

每次靜觀花開花謝,都是一個人。這裏,再也沒有第二個人,像我這樣愛這些花了。社區裏,有一條低矮的圍牆,圍牆內有一些菜地,踮起腳尖,可以看見葡註冊公司萄的架子,一些長藤的瓜果蔬菜的架子,隨意地搭著,仿佛畫家筆下的籬笆,橫斜著,有點散,很是自然,多了幾分逸趣。淡黃的絲瓜花,紫色的豆角花,點綴其間,最顯眼的是那如紅燈籠般圓圓的南瓜,頗有縮小了的田園的意趣。

圍牆上長著一些草本植物,叫不出名字。還有一些狗尾草,迎風擺動,很有幾分風韻。狗尾草,和淡紫,淡藍,潔白的牽牛花,沿著混泥土小路,一路延伸,直到圍牆盡頭的田野。我便把自己投進自然的懷抱,融合,消失......人是屬於自然的,唯有water cool towel自然,才是靈魂的歸宿。

秋風拂過,竹葉發出瑟瑟的響聲,畢竟是秋天了,竹葉也有了秋聲,蟬也變幻了曲調,淺吟低唱起來,沒有夏日的高亢,曲調中有了纏綿之意。荷葉有點兒枯黃,看來,過不了多久,就會有“留得殘荷聽雨聲”的禪境了。田野裏阡陌縱橫,隨意彎曲,線條裏有了流動的韻律。無數不知名的野花,開滿田間地頭。秋意還不怎麼濃,但是已有了秋天的況味。稻田裏只剩收割後的稻茬,黑黑的,整齊地排列。秋水,明淨,見底,沒有一絲雜質,只有秋天的水,才這麼淨、靜,不知是什麼原因。獨對這一池秋水,心,也澄淨了,止水般,沒有波瀾。

讓愛住心裏,與你相依


秋怡如水,一份前世的情緣,飄落在今生的夢中。為你寫下了一段纏綿的眷戀。一份前塵的餘暉,情柔在今生的枕哞。為你吟唱了一曲醉心的溫暖。時光在歲月中堆積出愛與念,明媚了四季靜好,鐫刻了一生的愛戀。一枚心願,與癡戀結緣。只為心搬屋底一份魂牽夢縈的眷戀,只為夢中一懷紫色斑斕的纏綿……

品一城煙雨,盈一彎眷戀,時光深處,執一懷穿越千年的愛戀,侵染成無數相思綿綿。一曲心願,聆聽我內心深處淺淺的呢喃。一聲暖念,不驚不擾輕輕的與註冊公司心相牽。花開花落,唯念,這份情與日月共暖。花落花開,唯願,這份愛與天地共眠。

月光裏,燃一盞心燈照花溪,花影間,已是花香滿衣。溫一壺月下纏綿,淺醉在飄逸的風裏,落在水中,落在心裏。傾心月光,只為月下有你的足跡。醉聞花香,只因花中有你的香氣。深愛細雨,只因雨中有你我紫色的浪漫。思念的水岸,微雨輕煙,深深淺淺氤氳心間,在多情的時光深處相依相惜相暖。

秋,霏雨若煙,如約而至。季節的變換,不知道會永留心間還是雲水過往?生命中有很多感慨,讓人無奈,有很多糾結,無處釋懷。用音樂洗滌一次心牆,讓脆弱的心靈不再糾結和彷徨,讓心窗在月光下飄逸、輕揚。一直嚮往,有一處安靜的地方,可以將心寄放。不言滄桑,不說悲喜,惟願時光靜好,只聞鳥語花香。一份禪意,一份恬淡,一份寧靜,一份悠然。清幽間,一盞香茗,墨香處,半箋心語。安靜了歲月,溫柔了花香。

留下的只是一點淡然


蔓延,是指一種叫蔓草的植物無限地生長,延伸,沒有節制,沒有邊際。什麼東西最易蔓延,除了瘟疫,大概就是愛情吧。錯失的愛情,回不了的過去,卻在思憶裏肆意地蔓延。輕輕地把心合上,夕陽的餘韻裏,一張沉默的臉點綴著一抹霞光。步行在枝繁葉茂的樹下,我一腳踏進記憶的斷想。鳥兒的歌聲婉轉,依舊如往年那般悠揚。心裏浸滿了註冊香港公司花香。款款細步地回味,腦海裏那片柔柔的花海,一段段,一縷縷,一道道飄滿了馥鬱的芬香,縈繞在心間。暖陽溫潤的城市,徘徊在街頭尋覓著那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有想過,聚散匆匆的年華,我們或許在某年,某月,某天的某個地方相遇,沒有牽手,沒有擁抱,沒有溫暖。只有一句簡單的問候“好久不見”,還有一縷淡淡的心悸和一抹淺淺的哀傷,心若千絲,無限蔓延。在這風輕雲淡的日子裏,藍色的思念,突然演變成了陽光的夏天,空氣中的溫暖,會更遙遠。無論我有多想你,無論以後我會離你多遠,無論我到天涯,我依然會記著你這一句話到永遠,到海角。沒有信誓旦旦承諾與誓言,心裏是如此踏實和知足。

矗立窗前任憑和順細膩的春風吹拂著顏面,一股清純不織布袋清晰可見,一抹微笑慢慢蕩漾,一個憧憬幻化著美好的回憶,莫名的愉悅滿滿溢滿時光的流逝裏。我撫摸來路,你的腳印,已被覆蓋上一層厚厚的塵土。但,我仍能看到你溫暖的足跡。時間,一眨眼,像過了一個世紀似的淒涼,形影離逝,花葉不渝,一片一葉一滴淚。我不曾奢望一個前世今生的撞見,雖淡然如水卻又轟轟烈烈,藝術的邂逅銘記在美化的文字裏,從此我詩境的深處多了一個清晰的身影。蕩存著餘音天賴般迴響,肆虐的風吹幹離人的殘淚,黃昏不堪惆悵,姣簫的窗櫺壟拉著身影呈現的老長老長。沒有你的世界荒蕪一片,思念靜靜蔓延。虛無飄渺的影像滋長蔓延,跨過矜持把冗長擱淺,讓淡淡的目光遠離迷茫的邊緣。任再狂的風雪也不能熄滅,曾經如火的纏綿。我多希望我們在人海裏相逢,我多希望你忽然出現,即使,人潮洶湧,也無妨,無妨我們互望的眸光,彼此凝神。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光陰裏,擁有一份平靜一份淡泊,慢慢享DR-Max受生命、快樂、憂傷、幸福。有風的日子,悄悄回想那些曾經的經歷,感悟美好的往昔,細細品味細細思索。一年的光陰,就這樣流逝了。我有點懷念,懷念你,懷念走過去的秋天!秋,多麼傷感的字啊!為何你要以它為名?秋,是你的名字;是我的隱痛!秋日裏,我常一個人徘徊在寂寞無人的巷弄,徘徊在蕭瑟荒蕪的田野間,徘徊在落葉紛飛的樹林,徘徊在凋零的花園……我是在放逐自己,讓自己在這個冷漠世界,找尋一絲陽光的溫暖,找尋一點愛的印記!最後,我找到了!今夜,唯有執一支相思的筆,蘸滿我顛沛流離的思念,為你,書一紙惆悵的斷章,伴夜長。當所有的悲傷都在筆墨之中綻放,點滴不餘,才發現,一切都已是無語的疼痛,一切都是沉默的感傷。那一直隱匿在眉宇間的憂鬱,也只是化作了最後的一聲長歎,跌碎在了夜裏,悄悄地把夜暈染成了朦朧的憂傷,

吹熄一朵雲的潔白

 
捧一冊《心經》,讀著千年的塵緣,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無數的過客,從經文中走過,一群群,如潔白的雲,飄蕩在蔚藍的天。經書裏煙雨濛濛,無數禪林古刹,亦在經文裏,高高地站立。此刻,我是那打坐的僧人,空無一物。任心中那輪明月,圓周向榮醫生滿,不住。

多少塵夢,不驚不咋,如千年的月色,無聲無息,照進窗戶,落在書案。也許,我就是佛前的一朵蓮花,不小心墮入塵埃。幻化出凡夫模樣,在蒲團之上,靜悟,空就是色的禪理。我參破了宇宙的真相,參破了生命的玄機,卻無法擺脫命運,在虛擬的時空裏,轉世輪回。我總是幻想,不語的時候,我就是一尊佛,靜靜地觀照心中的這個世界,看見周向榮醫生萬法空相。

明月爬上樹梢,這是一條寧靜的河,被人築壩變為瀟湘平湖。河面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隔岸萬家燈火,湖心魚燈盞盞。我對魚已毫無興趣,只靜靜觀看,這塵世裏的煙火。蚊蟲飛來,討還前世的孽債,我輕輕驅趕,不忍傷了它們的翅膀。不知何時,我放下了屠刀,竟然連一只蚊蟻也不忍殺戮。難道這就是生命的菩提?慈悲,清澈。睜眼看世界:花是空周向榮醫生花,影是空影,心是空心,物是空物。水天一空的境界,不是人人都能領悟。

我徘徊在此岸,看湖水清澈,在河灣的青石上,脫鞋沐足,把手伸進水裏,觸摸那一絲絲清涼,感受彼岸淨土的清歡。其實,佛眼看世界:此岸就是彼岸,紅塵就Dr Max好唔好是淨土。外境就是內鏡,時空原本是沒有時空。

水中絲藻縱橫,一群群幾分長的青色小魚,大膽地遊來足上,與我嬉戲。或許,我是個浪漫的人,花間采露,石上醉臥,抱月而歸,枕水而眠。我心已無詩,腦中無思,時光洗空了我的所有,只感覺,心如明鏡,眼前的一切,過目即忘。轉身,所見的風景就會消失。佛說: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我心若無心,只能照見眼前的風景,卻任身後的風景轉瞬即逝。

我是徹底的淡了,淡而無味了。如清水,照見明月;如天空,萬里無雲。我是健忘的人,也是無心的人,忘記了過去,也望不到明天。至於現在,只剩下一秒。刹那即永恆,我失去了重量,萬物都失去了重量,只有在觸摸時,才能感覺到它們的真實存在。這世界,真的是一個幻境嗎?

轟轟烈烈的情,你儂我儂的愛,怎麼就消逝無蹤了呢?遠處的燈火倒映在湖面,碧水與藍天融為一體,蝙蝠在水面飛舞,一只蜻蜓悄悄落在我胸前。這種感覺,亦真亦幻。曠野裏吹來清風,帶去一天的暑氣,帶來絲絲涼意,夜,輕輕地來了。把它的足尖,踮在了湖水之上。

約定

盛開過的蒲公英是一場即將落幕的演出,隨著cooling towel風飄逝只至遠方。人生又何嘗不是這樣,匆匆掠過,不留下一絲證據,當我們再次回頭守望時,一切卻以成為了過去,想挽留都顯得有些蒼白了。執著的等待,直到被失落層層束縛時,才肯放手離去。

眼淚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悲傷不是一種幻想,就像沙灘上冷氣機滴水的一串串腳印不是為了證明曾經有來過,而是證明它曾是心靈的棲息地。當欲望脫離了思想的軌道,恪守的諾言也就變成一種語言。

我們就像蒲公英,哭的時候總想著逃離現實,渴望當一只瑪花纖體刺蝟,負氣的離開漫無目的的走,直到回家的路線漸漸模糊,才想著回頭。思念,如潮水般湧來,有誰看到?有誰聽到?不管曾經許下怎樣的諾言或者約定,總有後悔的一天,可惜在也回不到原點了。

幸福的摩天輪只是遙遠的夢想.當歲月的風車轉走了夢想的美麗,轉走了蒲公英的約定,轉走彼此許下的諾言,一切的一切似乎發生的很突然,突然的想握握手都來不及。



我是一棵草就註定沒有開花的機會,不能展翅高飛,雖然努力的搬屋拼搏但是現實還是和它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既然事實已經確定,又何必苦苦的追尋不屬於自己的幸福呢?她的夢在遠方,而我永遠只能紮根在此地!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相同的只有我的祝福未曾改變過。

一陣風過,很多降落傘一樣漂亮的花卉飛向遠方承載著兩個人的夢想,沒有回頭。剩下的只有那孤山,那孤草,和那一個孤寂的心,和隨風搖曳的那顆心,一顆心兩個人的心跳的那顆心。

把悲傷隱藏的無影無蹤


打破幻想,把它狠狠擰碎,破壞得面目全非,一張張猙方力申獰的面孔,一段段歲月的會議,把年紀狠狠的拉上了三歲,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終將成灰,何必再回首沉思?耳邊的細語、聲聲談論,似鋒利的刀,一句話刺向你,劃傷你的臉,鞭撻你的心臟,紅色的血痕彌漫你的整個世界,你的眼裏只有紅色,那是迷茫與困頓,麻木的搬屋公司你找不到方向。別人的談論是不經意的諷刺,自己的心靈才知道最真的東西。

戰勝自己,打破幻想。你其實不聰明,你其實一無所有,你其機場快線實什麼都不是,又何必把他人的話當做是做人的宗旨,多麼的可笑。不為物役,不為話變,做好自己,守住心靈的寧靜。

有時候,我們會想,承載著太多希望的目光,怎麼敢輕易辜負。雄鷹在婚紗晚裝天空中飛翔,是有搏擊長空的壯志,它不理會烏鴉的不屑,不在乎小鳥的嘲笑,他覺得做到自己想做的就好。夏天的第一縷風夾帶著辛酸的味道襲入心間,蕩漾過心靈,心如止水,微微揚起波瀾,叫人好生難過。

訴寫不老的情



遇見你之後,我發現快樂的字眼跳進了我顯赫植髮的世界,開始在我的眼眸裏生根,發芽,一朵朵,在陽光下嬌豔。快樂的花,綻放在彼此的一顰一笑裏,快樂的花,搖曳在彼此的一字一句裏。

遇見你之後,我發現我不再用悲傷去塗抹僱傭服務回憶,不再用眼淚祭奠過往,而是用歡快的旋律譜寫遇見的點滴,用柔和的歌聲清唱歲月的流逝。滿眼的灰寂漸漸在心底沉澱,一點一點,隨著歡樂的河流流走,飄遠,心底憂傷的花朵開始凋零,一瓣一瓣,飄落,謝幕,漸漸看不到它當初生長的路線。

遇見你之後,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蓮,喜歡上蓮的癡,蓮的淨,蓮的優雅。我想做一個如蓮的女子,以一朵菊的姿態,臨水而坐,將滿心的癡情,注入指尖,安靜的奏一曲《眷眷柔情》。我想做一個如蓮的女子,以一朵菊的姿態,坐在文字的一隅,將Domestic Helper滿眼的柔情細數抖落,在一張素紙上,只為你譜寫最乾淨純潔的戀歌。我想做一個如蓮的女子,以一朵菊的姿態,沿著時光的邊緣,陪你聽雨,陪你看月,陪你追夢,優雅且不失風度,為這場美麗的邂逅演繹著不盡的煙花細語。

這是一個寧靜的夜,一望無際的黑,深邃而沉寂。而我的思念女傭,卻像閃爍的星光,在這個黑夜,隱隱在心底發亮。

其實,多少次,我想輕輕告訴你,遇見你是我年華麗最美的意外,只因怕你笑我天真,我沒有說出口。其實,多少次,我想輕輕告訴你,遇見你是我生活裏最亮的風景,只因知道語言太過蒼白,所以不知曾說出口。其實,都少次,我想輕輕告訴你,遇見你是我文字裏最豔的潑墨,只因明白你不喜歡這般說辭,便不再提起。

今夜,我想輕輕告訴你,在最深的紅塵,與你相遇,是我的幸運。是你,自遠處輕輕走來,帶走了我眼角遺留的溫熱,令我滿眼含笑。是你,自陽光下輕輕走進我的世界,像個天使般,感動著我,溫暖著我,呵護著我。也是你,自文字裏走來,給我無盡的靈感,讓我的筆尖繼續淺寫。守著一座城,執一只筆,還有一個你,從此,我的生命裏便有了一份獨一的牽掛,便有了一闋闋溫柔的篇章。

櫻花

早春時節,去看櫻花。櫻花開在青龍寺。

第一次去青龍寺,應該是在八十年代,圍著青龍寺轉了暑期數學許多圈,就是找不到寺院的門口,詢問了許多路人,也都沒人說的清,最後便由寺院的北坡爬著上去,坡上全挖著一個一個的深坑,那坡很長,路也陡,我騎著摩托,也顛簸得息火了兩次,終於看到了寺院的入門。門不大,有一面灰牆,牆外便是一片荒地,叢生著雜草,四周是很靜的,由於地處坡頂,舉目四望,都是荒地與村舍,唯獨這青龍寺有青磚灰瓦,佛堂廟宇,極顯清靜和神秘。

進了寺院,方知是日本和尚空海法師拜中國佛教密宗大師惠果為師,在此學習密宗真諦,後回國創立了真言宗,成為開創“東密”的祖師,因而青龍寺也就成了日本人心中的聖寺,日本佛教真言宗的祖庭。其實這青龍寺又叫石佛寺,為佛教密宗寺院,建於隨文帝開完二年,據傳城陽公主患病,一蘇州和尚法朗湧《觀音經》祈佛保佑得愈,公主奏請建了觀音寺,後改名青龍寺。極盛於唐代中期,是唐代密宗大師惠果長期駐持之地,北宋元年廢毀。一九六三年在原址上重建新青龍寺,分東西兩處,就有了日本人捐印傭資修建的惠果空海紀念堂。八六年由日本引進千餘株櫻花樹,從此每年三四月間,櫻花盛開,春色滿園,風光異常。

記得第一次在寺院裏散步,青磚路上總有櫻花鋪地,粉白似雪又似桃花雨,紛紛揚揚拂面而來,詢問後才知是日本櫻花,抬頭望時,花繁葉茂,十分招人喜愛,寺內幽豐胸靜清心,很少有遊人。偶見曾人輕聲踏過,默念阿彌陀佛聲,心裏便升騰出一種敬仰,精神便釋然淨化。步入殿堂之中,見了惠果與空海修行時用過的什物,人就有了一種嚮往,想清靜在這佛地裏安然一生。那種感悟常常誘惑著我,許多年裏,常常便去青龍寺,帶著妻兒去,陪著父母去,也領著朋友去。每次去了,也總有那種感悟,總是在清淨的路面上,感受著櫻花的揚落,在美麗的落花中,體味生命的悠閒,頓悟著佛心。

幾十年過去了,也常常從青龍寺門前過,雖很少進去,但感覺它在變化,殿宇在增多,越建越高大,北坡裏修了一條路,村莊就搬遷了,原來荒野的草坡如今建成了樂遊原的仿古建築,有青石牌坊,青石華表,青石的臺階,建築高大雄偉,總以為是青龍寺擴建到如此程度,也總見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又是早春,友人嚷嚷著去看櫻花,我便去了,是帶著往日的崇敬之心去的,很想在那裏再悟佛心。可我沒有料想到,當拾階而上,站在樂遊原的古建築門前時,“人滿為患”這四個字已將我的遊興掃的一乾二淨。這裏到處是人,有站隊的,隊如長龍,說是發放免費票,但這長龍般的隊伍就讓你退卻三分,凡有空的地方都站著人,青年人甚多,多為戀者,也有朋友三五群,全是來賞花留念的。要麼就是一家三口,帶著孩子來逛公園。吵聲嚷聲哭笑聲,聲聲入耳,人心能不煩躁。

最美的人間四月天


最美四月,最美是人間花的天堂,眼睛裏滿滿的竟是最盎 然的春情,那一抹情,在心裏癢酥酥的就要蹦了出來。

百花齊放,競相爭奇鬥豔,爭先恐後地趕著趟兒,生怕趕不上春天群花“選美”似的。花的世界裏一片忙碌,有打著朵兒神氣十足的,有張開小嘴笑臉盈盈的,有仰著頭故作苦思冥想發呆的,有張開翅膀跟蜂兒蝶兒手舞足蹈的,有半開半放喝著汁露猶如嬰兒吸植髮失敗允著母液永遠也吸不夠得不到滿足的,有低眉順眼小心翼翼地瞅著過客仿佛淘氣的孩子挨了大人的罵似的……真真的是一幅 “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景象,千奇百怪,應有盡有,一朵朵鮮鮮玉滴的,鮮活得猶如一幅幅精美的水彩畫。

千言萬語說不盡我的情感,賞一季春情不問緣淺緣深。我不懂花語,原諒我沒有結下深深的緣,我只有一顆蠢蠢欲動欣賞花開的心。情動春天,情動四月花開,情動隆鼻四月花開的聲音,我愛春,我愛四月,我不問緣淺緣深,只念遇到了這一季莫可名狀的春情。

我愛四月,我愛四月最盎然的那一抹春情,百花悄悄地開了,微風中彌散著鬆軟的記憶,從寒夜裏走來,走過了漫天的雪花,走過了溫涼如夢的雨季,迎來了四月的暖陽,留下了一路綿長的印記。我與花結緣,我與賞花的你結緣,假若你也喜歡這一季春情。

靜待花開,邂逅人間柔情,邂逅花間最美的一彎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淺笑,花兒開了,開盡了繁華,花兒笑了,情醉了我的天空,迷離了我的雙眼和胸腔裏欲將蹦出來的心。我們在花間行走,采一樹花香,與花結緣,與山水結緣,與草木結緣,與天空中的飛禽結緣,與靜默的花間“詞客”結緣……這一季春情輕輕地撥動了我的心弦,連同風度翩翩的花中隱客。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