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夢回一九九七

不知道是悲傷[/難過]還是快樂,這些年總是懷念那漂泊的日子,念久了便成了心結糾結[/委屈]著~有時一個人懷念那逝去的子,時不時的傻笑一番——我還記得呢?

那一年三四歲,孤獨是生活的一部分,烈日當頭,時常被鎖在屋子裏偷偷透過門縫觀看外面世界的鳥語花香,心裏總是嚮往著外面世界,但我知道我是不能越過那扇門的。一陣風呼呼刮過,自己便豎起耳朵聽風吹來的被啊聲音,是否有人在敲我家的門~~~九七年,鎮上還沒有電,煤油燈在黑暗的夜裏忽明忽暗。一條柏油路穿過家門口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路的盡頭被一山嶺遮住了視野。夜晚,路的盡頭那傳來一陣陣清遠的笛聲,嗚嗚然,是誰在揍一首長亭外,古道邊reenex好唔好?山的那一邊是什麼樣的景色,很渴望走那麼一遭,但我知道這也是不行的,一條悠長的柏油路,總會有那麼些人拄著拐杖一躍一跳艱難的走路著,媽媽會告誡我~:那些人那些人你要離他們,他們是專抓小孩子等等恐嚇我,於是看到那些殘疾人,我便躲得遠遠的~寂寞的山村靜得可怕,但我是一個人樂樂得自我~~

我並不是經常被鎖在屋裏,有時媽媽會吧我寄託在鄰居家裏,鄰居家們有十幾個孩子,父母都很少管教他們,他們就像人們所說的敗家子,所以三四的我就被他們帶著一起去偷東西,就沖著那紅彤彤的蘋果,,我也心甘當他們的幫兇了,每當穿過玉米地時,我們總會摘出幾包玉米在路上烤著吃;爬到山嶺上去偷摘別人的桃子,被主人看到了大吼一聲,接著我們便四處散逃,任由主人在屋上大罵~~那段日子好不愜意呀!

他們是喜歡陪我玩的,偷得的好吃東西不忘給我一份reenex hongkong,到時常也會告誡我不要偷東西,在危險的斷橋上不忘牽著我的小手,最危險的地方不允許我過去,只留下可憐巴巴的我看著他們在橋邊上蕩起雙腿,漫天飛舞的鞋子以最美的弧度飛過那段橋,良久,聽到一聲~砰的一聲,那是鞋子落地的聲音,我不會告訴他們說:我也想像那漫天飛舞的鞋子一樣,也想在空中自由的飛翔~否則他們會打我的~~

離別

後來,爸爸把我接入市里,那時候太小,不知道什麼叫離別,離開時好像要對他們說:哥走了,橋斷了,你們會忘記我吧?但我是不會那麼說的。接受到新事物,我會很高興的奔過去的,但不久我就後悔了。離開他們,我卻感到不安,很想念他們,後來有一天,終於有人在市里打聽到我,看到我一個人在工地上的小溪裏玩泥巴,他陪我玩了一會兒,送我一件白色的單衣,那衣服有點大,不怎麼適合我,是否是順手牽羊得來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們還記得我,我不去問後來的他們怎麼樣了,只要求他陪我開心的玩那麼一會兒,良久,他說:阿澤該回去吃飯了。我有點事兒~接著又自顧的說:你居無定所,恐怕以後是找不到你了,你還很小,我怔了怔~恩,你走了我就回~~就這樣,看著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盡頭,從此哥們再也無法遇見…

新的開始

市里的生活並不像想像中那麼美好。我又重新開始了被禁閉的生活,有時雲淡風輕,我會爬上高樓的陽臺上眺望遠處那荒涼的地方,那兒有一所屋子,屋後一頭牛休閒的在風中吃草,四周綠樹成蔭,它似乎曾在記憶裏顯示過,然而又消失了,尋思著在哪里看過那風景呢?然而,回憶總在記憶時忘記了以至於每次登樓,都眺望那片荒野風景,也很想很想去那兒看看,到我知道這也是不能的~那幾乎成為一種欲望,那欲是那麼的美好reenex效果~

一九九七年,那是還沒有電視機,但廣場中還會有免費的電影,於是便隨波逐流,隨著人群一起去看,那時候並不懂得欣賞電影,人群陣陣大笑,自己卻溜了出來,漫無目的的看街上人來車往,佇立聽寺廟裏傳來陣陣悠長悠長的鐘聲,電臺裏播放著一首《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地想你…瞬即我便也消失在人潮裏~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